电竞

【菊韵】缘起(小说)

2019-09-13 03:09: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早晨,孩子夹着破旧的小蒲团儿攀到山顶上,老人已把羊撒开有些时候了。羊咔哧咔哧吃草,孩子犹豫片刻,将蒲团放稳,坐下,便定定地瞄着远方。起雾了,粘乎乎的白雾从脚下山沟沟里淌出来,如稠稠的羊奶,顷刻扩散开,淹没了草地,淹没了树棵子。孩子和老人相互看着对方,裤子湿透,孩子忽然失声笑出来。老头便循声走近,弯腰,眯眼,并没发现什么。没发现什么也顺着孩子的视线茫然地瞄,瞄得认真。太阳开始一点点拱出雾海。谁家的鸡不晌不夜的打鸣,声音弯曲而悠长。老人忽然想起方才孩子笑过,也不禁笑了一声。他觉得孩子既然笑过,那么他按理也得笑。日头越来越热,露水也消失了。老人陪孩子瞄一阵远方,就开始打鼾。他特别能睡,仿佛屁股一沾地就着。
这时候孩子就站起来,奔跑着把走远的羊儿往近处归拢归拢,归拢得差不离了,孩子便又瞄那些羊。一只羊捋一口草,仰起脸来飞快地嚼,孩子叹道,这小东西。那口气仿佛他是个大东西。
水洼洼里蛤蟆嘎儿咕儿地叫,听来像羊叫;灌木丛中羊儿妈儿咩儿地叫,听来像蛤蟆。孩子这样想,便觉得发现了许多,便更觉得有许多许多没发现。
下午,老人赶着羊群攀到山顶上,孩子已在那块岩石上静坐有时候了,仍然是盯住远处定定地瞄。羊咔哧咔哧吃草,老人便讪讪地凑过来,老了,咋还恁多觉,一呼噜,日头就西了。老人说过这话,内心的歉疚之意顿消,怀中摸出块饼子和一只红薯,看了看,似乎那饼子上有灰尘,用手拍了几下,杵进孩子怀里。其实老人的手假如不拍那食物,也许更好些。孩子看他一眼,也就接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这时老人的目光沿着孩子方才呆望的地方搜索,仍是什么没有,便一扬手,招过一只羊,在脑门上拍拍,说:羊这东西,通人性呢。孩子将剥下的皮儿渣儿赐给这只羊,也说:是通人性气。
孩子能说句话,老人很高兴;夸奖他的羊,老人更高兴。
不睡觉了,老人就到处走走,发现地上有什么异样的东西,便捡起看看,无用,随手扔掉;喜欢的,小心擦擦,揣起来。一只两只蘑菇,也得拾起,放石头上晒,过后,却未必记着来收。做这些事时,他留心那孩子,孩子只是木木地看着他,没话。老人被冷落了似的,自言自语,好哇,一个哑巴,一个哑巴。然后嗨嗨嗨地笑。孩子仰起头,做个鬼脸,摹仿老人的笑,嗨嗨嗨。
终于又有了交流,老人快乐得不行。
孩子比老人还老人,老人比孩子还孩子。
老人住山前,孩子在山后。许是半年前或者一年前,一老一小相识了,以后,便总在这山坡上聚齐。谁也没约谁,又像是老早就约好似的。
老人知道孩子父母都死了,孩子有叔伯姐,有叔伯哥,日子都不宽绰。孩子便姐家一顿、嫂家一顿地活下来。山后小村子哪家都养活过他,哪家又都养不活他。孩子不会干活,也不肯学活。噎几口塞几口,然后每天去山坡上呆望,没有知道他望什么或是想什么。孩子永远吃不饱,又仿佛永远饱着。给他吃,多少也不多;不给他吃,他也不知道讨要,这样的孩子没人屑搭理。老人想,他才这么小,真是。
老人总来这山顶放羊。他怀里总揣着吃的。有时,山上的草啃尽了,羊在山下吃,老人也上来陪孩子半天半天地瞄。
孩子知道老人仿佛有过老伴,没等生孩子就死了。老伴死了,老人就孤零零自个儿过,放放羊,做做饭,抽烟,然后主要是睡觉、打瞌睡。老人的整个生命是那些羊,羊肥了,卖掉,自己绝不杀。老人说,自个儿一天一天伺候大的,好比自个儿的儿女,怎好去杀它?老人从不洗脸,纵横交织的皱纹里全是污垢,天热出汗或下小雨,脸上就一道一道的。孩子想,他太老了。
就这些。
老人哼小调,哼得十分动听。这时,孩子凝望远方的目光开始散淡下来,渐渐闭上眼睛。老人哼了这个哼那个。不小心,哼出了小白菜,地里黄,三岁两岁没有娘。觉得有异样,赶紧打住,孩子的眼里已涌出泪来。老人很有些惶然,便唱小什么,你别哭,给你买只皮老虎,咕嘎咕嘎二百五。孩子扭转身不听,老人运气,放一只响屁,嘹亮而悠远,他舒服得呻吟。孩子忍不住,笑了,很失态,鼻涕鼓起一个大泡儿,便发火,去地上捡两块石子,又扔下,换两块坷垃,追着打老人。老人夸张地躲避哀告,打死我了!这才住手。
两人和好只是一刹那的事。
一天中午,大雨。老人已躺下想眯一觉,忽然又爬起来,匆匆打开圈门,将湿漉漉的羊群赶到山上。孩子躲在一棵树下,风刮动树冠,孩子便使劲闭目死命缩脖,人已被雨打细了一圈儿,老人隔着那件小蓝布褂儿瞅得清孩子子根根肋骨。贴近,老人又说,不兴坐树底下,看让雷击着。说罢就抖开屁股后的塑料布,替他披上。披上塑料布,孩子簌簌地抖做一团。老人说,这孩子。
从此,老人屁股后总掖着两块塑料布。
自那天后,孩子就弄俩麦秸团,揣着上山,他坐一个,身边放上一个,供老人坐着陪他凝望远处,乏了好打呼噜。
傍晚,老人羊放得不能再饱。看孩子,仍呆呆地看那落日出神。老人喝斥几声羊,过来,又去喝几声羊,又过来。落日红红的,孩子的脸孩子的通身也红红的。老人便又站下来陪他看一阵,老人想,我通身也这么红吧。想罢,轻声问:“去我那儿?”孩子并不侧过脸来看老人一眼,只是摇摇头,缓缓地。老人便也缓缓地摇摇头。半天,叹一口长气,便又陪着目送日头落尽。
有一天上午,孩子没有来,下午,孩子还是没有来。老人跟羊说,怎么回事儿呢?早早地把羊赶回家。羊一路咩咩叫,老人顿时觉得羊叫最凄惨,全世界顶数羊叫凄惨。
第二天,老人没有来,孩子信步竟走到山前,追着羊叫寻过去,见两间小破房,土墙向阳处顶着一张羊皮。有羊肉味儿噎过来。孩子推门,老人大笑,尖鼻子的东西,自个儿寻了来,不是病了吗?孩子望望老人。老人又说:“帮我把羊赶山上去。”
孩子吃了许多日子的羊肉,老人天天往山上揣,一天比一天咸。孩子说,这老头儿。
就这样,他们相处了好久。很少说话,又仿佛说过太多太多的话。闷急了,老人便说故事,也不打招呼,似是自言自语:这家子,有个穷娃,穷到什么份数呢?没裤子穿。他拿着支放羊鞭,站山尖上抽一鞭子,大吼,打倒山,吼海干!你猜怎么着?大海真的要见底了。孩子这时目光有些茫然,耳朵倒竖起来了。说到半截,羊跑远了几个,老人起去赶羊,待重回来坐下,孩子也不再追问。老人等不到孩子诸如后来呢之类的话,稍稍扫兴了一刹,又忍不住接上了:说是一鞭子抽得海水见了底,龙王受不了。他怎会受得了呢?龙王爷问,你要什么吧,小伙子。穷娃说,要你闺女给我当媳妇。
人都知道要媳妇是不是?老人勾勾着脑袋从底往上看孩子的脸色,忽有重大发现似的,一惊一炸去孩子裆处掏一把:懂事喽,懂事了小东西!孩子满脸飞红,便又虚张声势去挑选中意的土坷垃。
再坐得无聊,老人呼噜够了,竟侧耳趴在地下听,唷,地底下有动静,有什么在跳呢。孩子疑惑地收回目光,问,是嘛,也过去,撅着腚听,可真。孩子望老人一眼,赞同地笑了。
这是老人最快活的时候,每当他逗孩子开口说话或随他去干某件事,他便快活。
也就这些。
一天老人把羊赶到半路,遇到了孩子。孩子背着一只旧书包,在路边等他。爷爷,我要上学去了,天天走这条道。孩子头一次这样庄重地称呼老人。他信手在几只羊脖子上拍拍,又说,一个很远很远的阿姨寄钱给我,要我上学。
孩子再望老人一眼,慢慢地走下山。山前有座小学校,山后没有,孩子要上学,就得爬山。
孩子走了,孩子第一次开口叫老人爷爷。老人把住一棵油松,好一通哭,好一通捶。
背上书包的孩子午间捎饭,晚上放学仍在那大岩石上坐一会儿,有作业什么的,也在岩石上写,低头撅腚地十分吃力。然后,大声背书,又问:爷爷五加三等于几?老人故作不知,孩子斥一声真笨,索性得意地说:八。
这样又过了数不清的日子。
终于孩子走了。走到哪里,老人也不知道,只知道确实是走了。闪下两个蒲团,老人把它们拿回屋子里。从此,他极少来这座山上放羊。草都吃净了,这些年总吃,还有个不净?老人跟自己说。老人放羊时屁股后耷拉着塑料布,仍是两块,老人放羊在山上坐一回,禁不住往怀里一掏,竟有块干粮或红薯什么的,他呆呆地端详一阵子,就一点一点剥碎,给小一些的温驯一些的羊吃。
走南闯北,历尽艰苦,苦受到时候人便长大,孩子竟成了颇有名气的画家和剪纸家。画家国画油画都画,各类人物都擅长,只是从不画男性老者。有人问为什么,画家笑笑:记不真。画家出了名,便北京天津成都上海到处搞画展,于是日报晚报电视台也接连不断地报道。画家卖了很多的画,唯有一幅不卖,那画面上是半截枯松倚住一块断石。愈不卖,愈吸引大批中外鉴赏家。画家缓缓摇头:有主的啦,我要送一个人。
青年画家兼剪纸家回到家乡县城,搞了七天画展。县里有关领导接见、款待,电视台电台不断报道。渐渐,画家童年那个乡的领导也来了,画家童年那个村领导,还有他念书的学校领导也来了。再渐渐,有乡亲们来看画,交口称赞画得好,有出息。
画家便又望着远处发呆,嘴里说,不能呵?
第七天,十七点。该闭馆了。画家说,再等等。其实已没有看画的人,唯展览馆值班人员极清冷地枯坐。十八时,他叹了一口气,说撤吧,不能来了。展厅负责人问:谁不能来了?画家说:不能来了。撤完画,他走出展厅。门口,立着那位老人,还是当年那么老。其实当年,他已老得没法再老。老人这次穿了新衣并且洗了脸。老人说,羊没法弄,找谁看谁看不了,好容易才找了个人。画家说,我知道你会来,这就好了。
画家掏出钱来,请人帮忙,把刚取下来的画又照原样挂好,然后,他象征性地搀扶着老人,步入展厅。
忽然,老人目光一亮,他发现了那幅半截松树的画!他丢开画家,趋前几步,奔到画前,说:是我?又后退半步,自语道,是我是我。
老人的胡须开始微微地颤。老人的双腿开始微微地颤。他目光灼灼地盯住那画卷,久久,一如画家当年凝视远方。

共 8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老一小的邂逅相遇,老人用朴实无华的行动温暖着孤独的心灵。孤寂被一小块干粮和红薯打动,就这样彼此相依。渐渐的长大,小男孩成为画家,可始终没有忘却曾经的记忆,就如同影片被锩刻于心底。直到老人出现才圆了那个梦。那份感恩由凝视而铭记于心。很普通的人与事,却又彰显着人性伟大的善良与朴素,老人与孩子就这样走过人生一程。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190012】
1 楼 文友: 2018-10-16 21: 1:51 孤冷被微小所感动,刹那便会永恒。感谢赐稿菊韵,问好秋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 2018-10-17 1 : 8:07 寂寞孤独的童年有了一位老人相伴看斜阳,温暖是人性的回归。成名成家却有一个很朴实的梦,把真实场景融入画里,送给画中人。
 楼 文友: 2018-10-2 09:28:45 欣赏老师佳作,拜读学习了,问好秋怡金安!
4 楼 文友: 2018-10-25 10: 0:49 祝贺老师佳作成精,期待更多精彩! 诗骑人生
5 楼 文友: 2018-11-05 17:4 : 1 偶尔打开顾文显的作品,不禁眼前一亮!好熟悉的名字,曾多次在《故事会》等多家刊物上见到其作品,这是一位文学大家,故事高手呀!是全国著名故事作家呀!顾老师的作品,高质量,高水平,篇篇是精品。值得点赞!
6 楼 文友: 2018-11-07 22:49:48 顾老师的作品,给人以身临此境之感!您就是故事会上的顾文显吗?佩服呀,高手!
7 楼 文友: 2018-11-08 08:54:22 我敢肯定,这位文学功底很深的作者就是写故事的顾文显,全国有名的故事老手呀!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口舌生疮
孩子上火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