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文圣天下 第三百二十七章 恭候多时了

2020-01-14 09:1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圣天下 第三百二十七章 恭候多时了

深渊之下是什么?

小黑知道,苏文也知道,但他们却并不是这道深渊中百年间唯一的来客。

早在苏文一行人还在山谷谷口处逗留的时候,已经有六道人影先他们一步,纵身跃下了深渊,来到了传説中的雷池。

当然就是浅夏和沈木一行人。

还记得,当初在黄鹤楼尚未坍塌之时,苏文在第一层的草原世界中一留便整整留了五天,这几乎成为了人族十国的一个笑话。

但实际上,在那个时候,除了苏文之外,与他一起驻留在黄鹤楼第一层,尚未登楼的,还有五个人。

其中紫曦之所以会留下来,完全是出自于“兄弟”义气,陪着苏文几乎走遍了小半个草原,也陪着苏文留到了最后一刻。

而还有一个人就是燕国的柴屏,他之所以未能登楼,是被紫曦的天字十三杀斩断了勇气,斩断了希望,所以在文道一途上,再难进寸步。

最后三个人,就是浅夏、小四,以及沈木。

当然,那个时候的浅夏,还叫做惊蛰。

沈木留下来的原因中,有一部分与苏文相同,皆是看破了这片草原的秘密,发现了黑石与星辰之间的联系。

然而,他之所以能够发现这一diǎn,却是基于另外一个原因。

那是一个人,一个让沈木一见钟情的女人,她叫做浅夏,是魔族圣女。

黄鹤楼原本就是魔君屠生手中的一件文宝,换句话来説,这是一件曾属于魔族的文宝,所以浅夏能够获知其中的秘密,并不足以为奇。

是以,她与沈木一行六人明明比苏文他们出发得更晚。却比苏文提早数日抵达了黄鹤楼的最后一层,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在她们五人当中,有魔族圣女。有当今魔族皇室最后一道血脉,还有两只魔族圣兽!

如此阵容。试问,不论是熔岩世界的蝎尾巨蟒,还是石窟迷宫中的黑甲虫,亦或者是诡异山谷中的魅魔,雪原的雪魔,乃至于最后那只双头巨龟,哪一个敢阻挡他们的脚步?

所以浅夏等人一路行来,根本不曾遭遇丝毫的危险。便轻而易举地来到了雷池之前。

所谓雷池,顾名思义,当然是一片电闪雷鸣的世界,这里没有白昼,只有黑夜,空气中时刻都闪烁着让人心悸的火花,足以让绝大多数的强者望而生畏。

但最令人震撼的,却是在雷池中间,于千万道密不透风的雷之下,坐落着一道如山岳般庞大的黑影。

那是一具龙尸。

不是单纯的龙骨、龙骸。而是一具非常完整的龙尸,血肉俱在!

或许是因为这处特殊的雷鸣空间,让龙尸保存得非常完美。即便经过了百十年的岁月,依旧像活着的一样,仿佛在下一刻就会睁开眼睛。

这曾经是黄鹤楼最后一层的守护者,却在百年之前神魂俱灭,只留下了一具空壳。

即便是作为如今魔族唯一的正统皇室继承人,年轻人在初次看到这条雷龙的时候,也不禁感到了一阵唏嘘。

“若这条龙还活着,并能为我所用的话,于我族复兴大业。岂不如虎添翼?”

年轻人的声音中透露着强烈的惋惜,然而。却在下一刻,燃起了一丝希望。

“殿下的心愿。会达成的。”

説话的是浅夏,而且她的这句话説得非常笃定,仿佛她説的话就从来没有落空的时候。

吾言,即为实!

听得浅夏这话,年轻人顿时心中眼中大喜,向浅夏微微行了一礼,恭敬地道:“多谢圣女大人为我解惑!”

顿了顿,年轻人复又问道:“大人曾説过,在这片雷池中,有掌控整座黄鹤楼的钥匙,却不知,那钥匙到底在哪里?”

浅夏轻轻扬起了头,看向她们来时的方向,淡然道:“该来的时候,便会来的。”

相比于上一个回答,这一次浅夏的答案就显得模糊了很多,不过年轻人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不满,而是diǎndiǎn头道:“这一天,我已经等了近百年时间了,多等几日又何妨呢?”

当然,或许这并不是年轻人真正的心声,但在此时,他却是一diǎn也不敢得罪这位圣女大人。

虽然在理论上来説,他的地位并不比圣女要低。

但此番想要夺回黄鹤楼,年轻人却需得尽数仰仗于浅夏。

此时雷池中六人里面,真正只效忠于年轻人的,只有那位拥有绝美容颜的女子,而其他人,包括小四、沈木,还有那个身形矮小的怪老头儿,都是完全听命于浅夏的!

更别説,圣女浅夏还有着那等诡秘莫测的大预言术,年轻人丝毫不会怀疑,自己哪怕只是在心中对其有一丁diǎn儿的不敬,也会立刻被对方发觉!

当然,对沈木来説,听命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他并不是浅夏的手下,但他如今对于浅夏的关心,却是别人拍马也赶不上的。

就像是一个刚刚陷入热恋中的小男孩儿。

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告诉了浅夏,他喜欢她。

至于她喜不喜欢他并不重要。

因为他是怜花公子,怜花爱花,却并不奢求花也爱他。

最难能可贵的是,沈木并没有因为浅夏是魔族人便质疑自己的内心,也不会因为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圣女大人便心生退意。

她若让他退,他才会退。

对沈木来説,爱情中最卑微的一方,永远都爱对方,胜过爱自己。

此时的他尚且未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无疑,他愿意为了浅夏做出任何牺牲,所以在年轻人出现之前,当浅夏问他会不会后悔之前,在他即便已经得知了浅夏的真实身份之后,也从未动摇过自己的选择。

选择决定命运,也决定了立场。

当他站在她身边,接受魔族三人朝拜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牺牲。

但对此,沈木毫不在意,果然就如他老师,花圣汪灏所言,他这个人,可以滥情,但绝不可以动真心,一旦动了真心,他就死定了。

从某个角度上来説,汪灏此言,已然一语成谶,因为原本的那个沈木,已经死了。

如今的他,仍旧叫做沈木,仍旧是爱花之人,却永远也回不去庆国,再也见不到他的老师了。

有些路,一旦走上去,就回不了头的。

此时的沈木并不会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这一次选择,从而diǎn燃了人族内乱的导火索,不过即便他知道了,或许也不会在意,因为从他并肩站在浅夏身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与人族无关了。

人族的疆土是和平也好,是战争也罢,都跟他不再会有任何的交集。

当很多年后,人们提及他的名字的时候,不会记得他曾经叫做沈木公子,而会称呼他为,人类的叛徒,一个背弃了信仰的罪人。

冥冥之中,沈木似乎踏入了一位前辈的老路,但正如他自己所説,他是怜花公子,而那个人不是。

所以,他坚信自己的结局,不会如那位前辈一般,以同样的方式落幕。

“我一直以为你们女孩子都是喜欢看看花草,看看雪景的,比如説那片燃烧的雪原就很不错嘛,却没想到,你竟然喜欢看打雷?”

沈木的话让浅夏忍俊不禁,低声道:“我这一生,看过很多的风景,就算是再美的景色,也难免有看腻的时候,所以对我来説,并没有喜不喜欢,只是想不想看而已。”

顿了顿,浅夏有些好奇地问道:“难道你很讨厌打雷吗?”

闻言,沈木不禁缩了缩脖子,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坦言道:“我父母死得早,所以小时候我最怕的就是打雷的时候了,总是不敢一个人睡,家中又没有人,所以只好藏在床板底下,熬到天亮,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很不喜欢雷声。”

沈木的回答有些出乎浅夏的意料之外,便接着説道:“这么説来,我们一起相处了这么久,你已经知道了我是谁,但我除了一个名字,却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呢,不如你説给我听听?”

説到这里,浅夏突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补充道:“不过既然你不喜欢这里,不如我们便先出去吧,然后你再把你的故事説给我听?”

沈木耸了耸肩,説道:“没关系,你不是要在这里等人吗,万一我们出去之后错过了怎么办,我就在这里説给你听吧,嗯,你已经知道我叫沈木了,然后我是来自庆国的你也知道了,不如我就説説我小时候的事情吧……”

然而,沈木的故事还没有开始,便被迫结束了,因为浅夏突然向他抱歉一笑,开口打断道:“虽然有些失礼,不过,我们要等的人,已经来了。”

沈木的脸上也没有浮现出丝毫的遗憾和失落,只是笑道:“那好,那我下次再讲给你听。”

浅夏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对众人説道:“他们来了。”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已经突兀地出现在了电闪雷鸣之间,他的眼中蒙着一块青布,手中握着用树枝削成的拐杖,看起来,似乎与盲人无异。

但即便如此,浅夏也仍旧认出了来人正是她所等之人,所以她向着看不见的少年浅浅福了一礼,这才开口道:“苏圣才,你终于来了,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未完待续

宝鸡市陇县人民医院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
福建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沈阳有癫痫病医院吗
廊坊男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