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御毒问天第464章壶城

2020-01-26 13:37: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御毒问天 第464章 壶城

辛界有名胜,东近虚海,南临青山,每当夏转秋落日之时,在山即将遮挡最后一缕阳光之际,虚海便会有一阵赤红热潮袭来,冲击青山,形成蔚为壮观的赤潮盖青山。

而每当这个时候,距离此处最近的观景之城,壶城,便是人山人海,慕名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尤其每每到观潮之时,近乎是万人空巷,都争相攀上城墙,以观这一年一次的美景。

要说这观潮的最佳位置,自然要数城南的城墙正中心位置,不然,倘若位置稍高,则容易受赤潮袭击,会有危险,位置稍低,则应接不暇,容易有所遗漏,更容易产生死角,成为一大遗憾。

因此每当夏转秋时,总会集结一大群人在壶城,争相要登上最佳位置,一赏美景。

毋庸置疑,这个时节的壶城最为热闹。

街道上行走着的,大抵分为三种人,一种是可称之为主人,黑灯宗乃是辛界之主宰,因此自然而然的在这一方土地之上,黑灯宗的人总会高人一等。

这第二种人,则称之为客人,要知道,辛界不小,贵客不少。虚海之内,其他家族门派前来游玩的也不在少数,尤其某些强大的家族与宗门,甚至连黑灯宗都不得不给几分薄面,这些客人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第三种人,则是显得低人一等的苦修。称之为庸人,大多都是修炼天赋差强人意,无门派愿意收留,出身低贱并非名门望族,只是在虚海之内拼死拼活的闲散人士。有的,甚至是某些蛮荒界出身,在他们的世界内,这些人曾经是高高在上的至尊强者,谁料到了虚海,瞬间就变得一文不值,甚至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这三种人,形成了此时壶城的热闹局面。

鹿道,鹿家人,实力地庸进阶而已,以他现在的年龄,也算是小有成就罢了,在家族当中,或许不会受到家族长辈特别的重视,但却相比一些实力低下的同族之人,更加显得有头有脸。

因平日里忙于修炼,已是许久未曾外出,甚至忘记了花的香味,忘记了女人的滋味。

在前段时间里,与他交好的一位北熊好友,北熊铁皮忽然到访鹿家,这两个好友许久未见,自然相谈甚欢,在酒后三巡莫名聊到了这辛界一年一度的赤潮盖青山或将出现,择日不如撞日,他们想着,修炼太久是该休息一下做到劳逸结合,因此两人才相约,在这辛界一游。

他们来到了辛界,因为家族在虚海的影响力,在这辛界之内,他们也算的上是“客人”这一称呼。

因此在壶城游玩之时,得到了极大的便利,客栈酒馆,都对这些虚海名门给了诸多的方便。

今日,就是赤潮盖青山的日子,天气晴朗,只是未曾到落山的那一刻罢了,因此这两人只是在街边闲逛,等待着这一盛世奇观的到来。

壶城的街边,路人形形色色,什么人做什么事,大多就直接可以猜测出这些人的具体身份如何。

鹿道与北熊铁皮二人并非呆傻之辈,绝不会去招惹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自己的实力在虚海只能说是高不成低不就,比自己强的人大有人在,因此,也不会太过嚣张跋扈,免得踢了铁板,吃亏的还是自己,更何况,家族内的人何其之多,总不能每个被欺负了的后生,都会有长辈出来撑腰吧?

因此,总结得出的结论就是,实力不强,少惹是生非。

这一点,鹿道与北熊铁皮二人深刻理解。

此时他们正在路边行走,与常人无异,观察着路边一些摆地摊的苦修。这些生活在虚海底层的各色之人,说他们贫穷弱小绝对没错,但在这鸡窝之内出金蛋的事迹也绝对不少见,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气运,这些苦修经常行走各色世界,保不定就会寻找到一些宝贝,最为有趣的是,这些苦修者,更多的时候是不识货的傻子,其中,把天大的宝贝贱卖也不在少数。

有事没事光顾路边摊,反而是鹿道与北熊铁皮最为喜欢做的一件事了,一来这些苦修不足为据,而来考眼力捡便宜也不会得罪什么人,何乐而不为呢?

他们二人也算是有经验的了,在这些苦修身上得到的小宝贝也有不少了,已经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了。

鹿道望向一条热闹的大街,忽有感慨,心中仿佛有一阵的清明,他突然心中一喜,知道,这是要突破的迹象了,以他现在的年龄,突破到地庸巅峰已算不上什么天赋秉异的奇才了,但能够突破,总比永无希望的要好,这一刻鹿道反而要感谢自己的这位北熊家族的好友,看来有点时候闷头修炼,反而不如多出去走走,多看看。

就在鹿道还沉浸在这等喜悦当中的时候,身边的北熊好友似是有了发现,不着边际的拉了拉鹿道的衣角,让他的神情一滞。

鹿道与北熊铁皮相处的时间不短了,知道了对方这是找到了路边摊上一些看的入眼的宝贝了。

不由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没有第一时间去寻找那个摊位,而是继续在路边观望一辆辆妖兽拖拉着的车辇从马路当中飞驰而过。

由北熊铁皮率先靠近摊位,似是不经意的上前观看。

这一摊位的摊主,是一名衣物破破烂烂的中年男子,他的破烂衣物上甚至带着丝丝的血迹,可以看出,此人经历过不少磨炼,在虚海这一危机四伏的世界内,他的这一身装束,反而显得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而在这一摊位之上,可以看到有大大小小十二样的物品,妖兽心晶,虚海奇石,甚至一些灵气充沛的药草。

但是对于一位虚海名门的后生来说,这些东西,他在家族之内想要多少就要多少,甚至只要他愿意,拿出家族当中积攒的一些功勋点数,在那藏宝阁内一换便可有一大把这样的宝贝。

显然,这些东西,并不能如得了他的法眼。

更何况,这摊位上所出售的妖兽心晶带有裂缝,妖兽生前的心力都已是逃的七七八八,对他来说与废石无异。再说这些草药,实在太过普通,恐怕生长不过五十年,这样的东西拿出来,对他这境界的人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可北熊铁皮却偏偏要在这一摊位上停下脚步,很显然,他是看中了这摊位上的一个宝贝了。

要说这摊位之上,有一节生锈的金属碎片,巴掌大小,上面覆盖了厚厚的一层泥沙,若不是其中透露出丝丝缕缕的清澈气机,寻常人都要直接当做废铁给丢在路边了。

在这摊位路过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也不乏一些有眼里有见闻之人,但却都是与这一生锈的金属碎片失之交臂,唯有这北熊铁皮站住了脚,将这东西的真正价值看在了眼里。

要说这北熊铁皮,实力方面固然不如他的好友鹿道,但却是因在北熊家族之内,他是负责侍奉家族凌云台上锋芒枪的众多弟子之一。锋芒枪乃是北熊家族的镇族之宝贝,所谓近朱者赤,常年与此等宝贝靠近,北熊铁皮对于魂魄气机,以及武器灵性都养出了惊人的敏锐嗅觉,因此,这一锈迹斑斑甚至带有厚厚一层黄土的金属碎片,他一眼便认出是不凡之物。

这东西倘若能够拿到手,哪怕花费数十块完整的妖兽心晶都值得呀!

只是北熊铁皮的脸上并未浮现出任何的异样,上前在这摊位上看了一眼,神情自然,呵呵一笑,故意引起那摊主的注意。

“这位朋友,这些东西的可都是要卖的?”北熊铁皮笑意浓郁的上前询问。

摊主的眼神原本空洞,听闻这一声叫喊才回过神来,面对北熊铁皮这一穿着整洁之人,他自是不敢大意,低头小心翼翼回答:“正是,这些,都是可出售的宝贝。”

“呵呵呵,别紧张,我乃是北熊家族北熊铁皮,不会做那种强抢宝贝可耻勾当的,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摊主微微一愣,却没有受宠若惊,反而是略显狐疑,最终还是将自己名字脱口而出:“在下维如适,见过前辈!

铜陵郊区妇幼保健所预约挂号
烟台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大庆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玉林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泰州妇科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