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兼职风水师第七百二十九章知见障

2020-01-24 14:4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兼职风水师 第七百二十九章:知见障

余道长站得近,也看得比较清楚。当看到自己精心“呵护”的尘拂变成了这番模样,余道长的心开始滴血了。

“余道长,你看,唐晨应该是成功了!”

正当余道长心痛不已的时候,钱老却这般说道。

“成功了?”

余道长来不及悲伤,看向了唐晨的身旁,果然看到地上多了几块奇形怪状的铁块。只见这铁块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把青石板铺就的地面都砸出了几个小坑来。余道长是没见到,可钱老他们却看得清清楚楚。那几块铁砸下来的时候,青石板上已经冒出了火星,甚至在场的风水师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煞气铺面而来,然而快奔袭到众人身前的时候,却好像被人牵扯住了一样,猛地被拉了回去,不甘心地蛰伏了起来。

“咦,奇了怪哉,这东西是什么?”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陈老,都觉得很费解。因为这几块不规则的铁块实在太奇特了,其中有两块铁是弯弯的,一面还开了口。剩下的一块,则是直直的,但前面做成了剑尖的形状,而越往下就越显得宽大,倒像是一柄段断剑的模样。

“这是什么?”

张元富凑上前,惊讶地问道。

“邪器!”唐晨沉声说道,“虽然此刻已经被我用尘拂压制住了,但里面蕴含的煞气实在惊人。奇怪的是,如果是单单是一件邪器的话,煞气也不算太重,虽然有但不至于伤人。可一组合起来,这煞气就惊人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邪器……”

也许是看到了自己也不了解的邪器,唐晨说话也开始谨慎了起来。

这时候,钱老也靠了近前,仔细端详了一番,惊讶地说道:“这会不会是同一件邪器来的?”

“同一件?”唐晨的眼睛猛地一亮,一拍手掌道,“是了是了,我怎么没想到呢?”唐晨暗自懊悔,到底是自己经验不足啊,这很明显的事情,他却看不出来。别看钱老的风水实力只能算及格,但他制作法器,辨识法器的经验可不是盖的。经他手的法器,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像眼前这种邪器,钱老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他对法器有着自己的独特感觉,这种感觉,是经过长期锻炼才形成的,不是唐晨这个年纪能掌握的。

换句话说,唐晨是输在了经验上。

“我也不敢确定,要拼接起来才能确定。”钱老说罢,就想伸手去碰其中一件邪器。

“等等,先别动手!”唐晨吓了一跳,别人不知道这几件邪器的力量,但唐晨是知道的。刚刚施展“气机牵引”的时候,唐晨就感受到了其中澎湃的煞气。别说是毫无防备的钱老了,就算是全副武装的唐晨,对付起来也很是吃力啊!

“嗯?”钱老虽然不明所以,但对付煞气确实不是他的强项,所以他选择相信唐晨。

唐晨见钱老没有贸然动手,也松了口气。饶是如此,唐晨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呼,好险啊……”唐晨呼出一口浊气,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箓来。这是“破煞符”,经过教训后,唐晨开始在身旁备着几张符箓,怕有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时候。

“谁有个打火机?借来用用?”

唐晨突然问道,让在场的人都没想到。“那个……我不吸烟啊,身上也没带打火机……”

“贫道有,贫道有……”余道长说罢,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还怕众人误会了,哂笑着说道,“这是用来点香供奉三清诸仙的,随身带着好,免得要用的时候找不到……”

“明白明白……”唐晨笑着接过了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了那张“破煞符”。这符纸好像有灵一样,在唐晨松手之后,即便带着灰烬,也在空中环绕着那三件法器转悠了好几圈。每转一圈,钱老他们都能惊喜的发现,这三件邪器带着的煞气好像被驱除掉一部分。就好像冬日的积雪遇到了春日的艳阳一样,融化得一干二净。

“这是什么符箓?”

余道长惊愕的问道,他也能感受到这煞气的退却,因为让他浑身不舒服的压力突然消失了,就好像沉疴病人突然好转一样,这种感觉实在太棒,要不是忍住了,恐怕余道长已经要瘫软在地,呼呼睡上一觉了。

“这是‘破煞符’!”陈老对唐晨是知根知底的,“小唐会的本事挺多的,符箓,丹砂,法器……还都挺精通,真的想不到林德那家伙,居然会培养出这么优秀的一个小家伙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陈老,要是新人不能胜旧人,这世界还用不用发展了?风水还用不用发展了?”钱老笑道,“我倒是觉得这是好现象,毕竟风水后继有人。”

“是这个道理!”王东旭接话道,“我们已经老了,以后的世界,总归是年轻人的了。”

庄老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也沉了下去,开始检讨自己。他发现自从自己确立了风水界的地位以来,一直以风水“打假”斗士著称。虽然确实阻止了许多骗子的诈骗行径,可也打击了不少年轻风水师的积极性。幸亏这次的唐晨比他厉害,不然又让他得逞了。

哪怕庄老想不承认,但他却骗不过自己。他在内心里,就嫉妒那些风水境界一日千里的年轻人,而庄老自己,却好像原地踏步好多年了。哪怕那些年轻人还要好多年才能追上自己,庄老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人并非圣贤,哪能没点私心?庄老总算是看清自己了,原来是自己一直固执己见,拒绝交流,才会使自己陷入停滞的脚步。“要想进步,就要克服心里的这个障碍吗?”庄老看着唐晨年轻的面庞,虽然想不承认,但他是知道的,自己输了。如果他学过道法,就应该明白,这是“知见障”。在佛教里,又叫“无明惑”。一个人在一个领域取得较高的地位后,往往就听不见不同意见了,这样又怎能进步呢?唯有克服这个障碍,才能更进一步。

今人如此,古代帝王将相更是如此。比如隋炀帝杨广,比如宋徽宗赵佶,都是聪明绝顶的人物,然而他们却落得亡国的下场,与这个“知见障”不无关系,站得够高,却看不见自身缺陷呐!

(本章完)

北京丰益医院怎样
成都银康医院可信吗
呼和浩特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常德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中山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