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万世神尊第八章险死还生

2020-01-25 19:48: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世神尊 第八章 险死还生

叶天与南岳七煞中的老六,一同摔落山崖。

就在距离山dǐng二十余米的地方,从石壁中长出一棵古松。

古松也不知生长了多少年月,苍劲的枝干如同一只伸出崖外的巨掌。

老六瞅准时机,伸开双臂,犹如一只大鸟,凌空扑到了一根粗壮的枝丫之上。

老六从二十余米的高处落下,势头何等强劲,粗壮的枝丫被老六大力一撞,发出嘎吱吱的响声,猛然向后一弹,要不是老六有着淬体五重的修为,必定会被树枝弹射出去。

二十米高处的自由落体,产生的动能可不是xiǎo数目。老六感觉体内气血翻涌,一时气机变得紊乱,根本无法运气调息,稳定自己的内府。

正当老六蒙头转向之际,突然被一个重物砸到了背上,正是叶天扑了下来,他借老六缩臂之力,在空中停顿了一下,落在了老六后面,正好砸在了他的背上。

老六可不是强壮的树干,本来就已经气机紊乱,又被叶天在背上猛然一砸,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柄大锤抡了一下,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了位,一时痛得几乎窒息过去。

由于在空中稍有停顿,再加上有老六作肉垫,叶天的情况要比老六强上不少。他只用了十几息的功夫就缓过了劲儿。左手紧紧抱着树干,右手拔出腰间的短刀,一刀刺入了老六的后心。

老六刚刚调匀了呼吸,正想将背后的叶天甩落,忽然感觉背心一凉,心脏被短刀刺穿,身上的力气迅速流失,眼中的光芒也暗淡了下去。他双手渐渐松开,身体从树枝上滑落,头下脚上地栽下了山崖。

叶天紧紧抱着树枝,大口大口地喘息。他先是被老六在胸前拍了一掌,后又从二十米高的山崖摔下,虽然有古松和老六作缓冲,但也受了不轻的内伤。能用短刀刺死老六,已是叶天的拼命之举。他现在浑身酸痛,连身体都无法轻易挪动了。

等身体彻底在树上稳住,呼吸也稍微平稳了一些,叶天这才念动口诀,进入了无极世界之中。

一进入无极世界,叶天就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他现在已经彻底累脱了力,没有一两个时辰难以起身。

香狐xiǎo白看到叶天受伤,连忙跑了过来,用毛茸茸的大尾巴擦拭着叶天嘴角的血迹,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叶天实在疲惫极了,眼皮变得无比沉重,感到xiǎo白毛茸茸的尾巴擦拭着自己的脸庞,鼻中嗅着xiǎo白身上奇特的香气,不由精神一松,沉沉地睡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天从沉睡中醒来,睁开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想起来先前发生的事情。

xiǎo白就卧在叶天脸旁,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叶天,见他终于醒了,高兴地围着叶天转起了圏。

叶天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内伤也好像不是特别严重,应该不会妨碍正常行动。

拾起地上的短刀,叶天离开了无极世界,重新出现在古松之上。

叶天骑在一个枝杈上,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古松距离上面的崖dǐng只有二十余米,应该不难上去。他又向下观看,想看看下方的地形如何。

可是一看之下,叶天大吃一惊。

就在古松下方不足十米的地方,南岳七煞中的老五,正背着老六的尸体,沿着一根绳索飞快地向上攀爬。

绳索的dǐng端就系在叶天身下的一根粗枝上,预计用不了十息的功夫,老五就会爬到古松之上。

此时,老五也看到了头dǐng的叶天,他也被突然出现的叶天吓了一跳,一时竟然不知是该继续向上,还是调头向下。

原来就在老六坠崖之后,老五赶到崖边,只看到崖下老六的尸体。为了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用飞抓从崖dǐng攀了下来,先是到达了古松的位置,检查了一番,除了树干上残留的血迹,没有任何发现。又将飞抓抓在古松之上,沿着绳索攀到了下面三十米左右的另外一棵树上,然后收回飞抓,继续使用同样的办法,数次之后,终于到达了崖底。

老五在崖底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叶天的尸身,只好将老六的尸体绑在背上,想要带回去向老大复命。

可老五怎么也没想到,叶天竟突然出现在自己头dǐng。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叶天稍稍一愣之后,迅速用短刀割断了飞抓的绳索,老五这才如梦方醒,但是眼看着叶天的动作,他却无能为力,只好纵身向侧下方的一颗树木落去,想要抓住那棵树求生。

然而,老五悲催了,他背上绑着老六的尸体,两人的重量从二十来米的高度落下,下面的树枝哪里能禁受得住。只听咔嚓一声,树枝断折,老五被撞得头晕眼花,根本没有能力用手抓住另外的树枝,大叫一声,从六七十米的山壁上摔了下去。

听到崖下砰的一声重响,叶天感觉浑身一紧,可以想象两人从六七十米的地方摔落下去,会变成怎么一副模样。

两个大敌被除,叶天心中终于轻松了。这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杀人,并没有感觉像传説中的那样恶心呕吐。

然而,叶天很快就发现自己也悲催了,他被困在了崖壁的古松之上,想要爬上崖dǐng,非得冒险不可。

幸亏叶天手里还有一把短刀,他将短刀叼在嘴里,用双手抠住崖壁上的石缝,一diǎndiǎn地向上攀去。遇到实在没有石缝的地方,就用短刀在石壁上挖出一个缺口,用手指抠住缺口,寻找其它容易落脚的地方。

如果叶天不是一名武者,这种方法根本就行不通,光是用短刀在石壁上挖坑,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更别説还要用手指抠住xiǎoxiǎo的石缝向上攀爬了,没有强大的力量支撑,叶天非被困死在崖壁上不可。

就这样,半个时辰之后,叶天终于到达了崖dǐng。他坐在山路上休息了好一会儿,这才缓过气来。

体力稍有恢复,叶天起身赶快向别院走去,此时他只想赶快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平静一下自己的心绪。

今天发生的事情,叶天从未经历过,第一次险死还生,让他的心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现在急需好好总结一下经验教训,以后再遇到此类事情之时,也好做出最正确的反应。

走出了一里地左右,叶天突然一拍额头:“哎,瞧我这脑子,竟然忘记打扫战场了。真是没经过事儿啊,连最基本的搜刮战利品都给忘了,可见还是短炼啊!”

于是,叶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又向回走去。

叶天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可不会像老五那样,傻乎乎地从山崖上往下爬。他绕了一个大圏,从一处缓坡下到了崖底。

叶天捏着鼻子,忍受着刺鼻的血腥气,在两具摔得不成人形的尸体上摸索了一番,搜刮了他们的财货。又找到了两人的武器,使劲擦着摸尸手,赶回了别院。

回到别院,叶天没有先回宿舍休息,而是直接找到了别院的执事,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向宗门做了汇报。当然,关于战利品的事情,就不必多説了,这对整个事态的发展没有多大用处。

别院的执事得知有人竟敢袭击本门弟子,立刻招集了其他几名当班的执事,马上开始了调查。

那个向叶天报信,説牛石被赵强和李刚殴打的弟子,首先被审问。在几名经验老道的执事面前,一个连十四岁都没到的少年,哪里能够隐瞒得住。很快他的心理防线就崩溃了,説这一切都是赵强和李刚逼他干的。

赵强和李刚很快就被分头审问,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以及雷霆般的肉身摧残之下,两个家伙不得不招供。

原来,赵强和南岳七煞手下的一个xiǎo弟是老乡。前几天,那个老乡找到赵强,説是南岳七煞让他办一件事情,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于是,赵强接受了在别院中寻找目标的任务,最终找到了叶天身上。后来受南岳七煞指使,又设计将叶天引到别院之外,以后的事情赵强就不知道了。

此时,出去寻找尸体的执事已经回来,他们确认死者正是南岳七煞中的两人。于是,别院向青云宗作了汇报,宗门下达了追杀南岳七煞的命令。作为一项宗门弟子的任务,被公布在宗门的任务堂中。

别院处置几名弟子的命令很快下达,向叶天报假信的弟子,因为是被赵强和李刚所迫,并没有勾结外人杀害本院弟子,只是被别院赶出山门,遣返回家去了。李刚也是同样,并不知晓赵强勾结南岳七煞的事情,所以也只是被驱逐了事。

赵强则是不然,明知南岳七煞是江洋大盗,还与之勾结,并且将本院弟子骗至院外,致使本院弟子遭受南岳七煞的追杀。虽然叶天未曾遇害,但赵强的性质极其恶劣,要被别院执事当众处死,以儆效尤。

此时,在别院大操场上,上千名的别院弟子聚集在一起,等待着赵强被当众处死的一刻。他们已经从公示牌上看到了赵强被处死的原因,嗡嗡的议论声,响成了一片。

“赵强是谁啊?他帮南岳七煞找的是什么东西啊?”

“谁知道呢,听説是一件稀世奇珍,宝物就在叶天身上。”

“什么!叶天那个万年老二怎么会有稀世奇珍呢?是不是从哪里偷来的啊?”

“不可能,叶天那个废物哪里会有什么稀世奇珍!”

“怎么不可能,连南岳七煞冒着被咱们青云宗追杀的危险,也要弄到手的东西,你説会不会是一件宝物呢?”

“对,很有可能,听説叶天那个废物竟然用那件宝物将南岳七煞杀死了两个,可见那件宝物有着多大的威力。”

“是啊,咱们哪天也找叶天那个废物去,看看他手里到底是个什么宝物。”

“对,对,明天咱们就去找那个废物问问,谅他也不敢和我们这么多人对着干。”

“嘘——,赵强被押出来了,院长也到了,都别説话了,xiǎo心受罚。”

此时,在广场上的一根立柱之上,五花大绑的赵强面如土色,他声嘶力竭地大声求饶:“院长!各位教习!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想死啊!……”

没有理会哭号的赵强,院长亲自宣布了他的罪状,当着别院上千名的弟子,赵强的一颗大好头颅,与他的躯壳分了家。

大部分的别院弟子,还是第一次看到杀人。一些胆xiǎo的家伙惊恐地闭上了眼睛,连看上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叶天那个废物真是个灾星,谁跟他扯上关系都会倒霉。”

“是啊,他自己得了好处,反而把别人给害了,他不是灾星,谁是灾星!”

一帮叶天收拾过的混混,又在诋毁叶天,他们对于传説中叶天得到的宝贝,充满着羡慕嫉妒恨。

……

这些事情叶天都已经不再理会,他早就返回了自己的宿舍,进入无极世界之中,开始盘diǎn起了自己的战利品。

广西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口腔门诊部
济南市明水眼科医院
亳州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南阳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金华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