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造化神王 第四十八章 魔纹

2019-10-19 03:37: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造化神王 第四十八章 魔纹

漫天魔气之中,一道消瘦的身影盘坐于地,脸色惨白,不时有诡异的黑色魔纹幻灭,豆大的汗珠滚滚淌落,显得十分痛苦。

云轻舞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言不语,眼中柔情似水,似乎想要将少年的容颜永远烙印在脑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云轻舞突然自语道:“既然你不喜欢我死在你眼前,那我便选择你背后吧。”

她婉言一笑,犹如昙花盛开,美艳不可方物。

一道清风拂过,彩裙飘荡,云轻舞默默的站到了萧尘背后,一抹笑意轻轻绽放,绽放了一世的浮华。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你若安好,便好。”

云轻舞抬起双手,结出一道复杂的决印,决印之中,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带着圣洁之息。

她将所有力量注入到决印之中,身子逐渐变淡,直到最后变得完全透明。

而那决印,却是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仿佛要刺破黑暗,照耀整片天地!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似乎想起了那一道伟岸身影,云轻舞倾世一笑,再无留恋,决印打出,没入萧尘体内。

而她的身影,却是彻底消散在了茫茫黑气之中。

大地传来悲鸣,草木开始枯萎,仿佛天地万物,都在为她默哀……

………………

同一时间,在不知多少亿万里之遥的某处,一座宏伟气派的大殿中,死寂的落针可闻。

即便大殿中,站着近百位青萝纱裙的妙美女子,每一位都有着不弱于焱夏王国最强者的气息!

整个大殿十分空荡,透着一股令人颤栗的威严,除了百名女子外,只有大殿中心的一具水晶冰棺。

冰棺之中,躺着一位美艳的少女。

突然,不知沉睡了多久的少女微微颤动睫毛,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眸睁开,一只手搭在冰棺边缘,缓缓坐起身子。

刹那间,整齐的跪地声响起,大殿内所有妙美女子双膝跪地,齐声道:“婢女参加少主。”

但那美艳少女却并没有在意她们,只是低着脑袋,柳眉紧锁,自语道:“舞儿…萧尘…这两人是谁?为何会给我如此亲切的感觉,刚才突然莫名归来的残魂记忆中,似乎只有这两个名字。”

美艳少女望向南方,似乎想要破开无数空间遥望,但显然是徒劳,她低叹一声,终于转头看向依旧跪在地上的百名婢女,道:“天凤山峦那边的进展如何了?”

一名婢女之首回禀道:“回少主的话,毫无进展。”

“恩,让他们可以去死了。”

“是”

美艳少女再次望向南方,却只能看到浮雕玉琢的石壁,最终一蹙柳眉,重新躺回到冰棺之中,道:“我要再睡一会,没事别吵我,有事也别叫我。”

“是。”

百名婢女齐声应诺,随后各自站起,低头垂眉,站在大殿中,宛如死物。

………………

另一边,云轻舞舍弃存在施展出的一印没入萧尘体内,立刻散发出一股圣洁的力量,直冲萧尘的识海而去。

识海之地,萧尘苦苦支撑,他也不知承受了蚩多少次的攻击,只感到自己越来越虚弱,那灵台外的屏障也危危可及,随时可破!

“桀桀!本座的力量无穷无尽,你拿什么跟本座斗!你凭什么跟本座斗!”

屏障变得越来越弱,蚩的攻击也越来越疯狂,胜利在即,饶是他也忍不住狂笑起来。

但萧尘依旧充耳不闻,死守灵台,避免自己产生情绪波动。

能撑一时是一时,説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呢?

确实,奇迹发生了,一股圣洁的力量突然冲入识海之地,化作一片光幕将蚩困锁其中,断绝了他与黑气的联系!

蚩心头大惊,旋即露出一脸狰容,咆哮道:“混蛋!你个混蛋!就算死也要救他吗!”

萧尘同样被这股力量所惊,但一听蚩的话,整个人身如冰窖,灵台外的屏障也顿时破裂,所幸蚩已被困锁起来,无法攻击,还必须抵抗圣洁力量的碾压。

但这一切萧尘却是不管,神识在外界一扫,果然失去了云轻舞的身影,他的心越来越冷,终于承受不住暴虐起来!

喜怒哀乐,从来都是人的四大感情,但自从云轻舞陨落后,萧尘从不敢让自己陷入暴走状态,即便是皇宫那次,也只是杀意凌然,强迫自己不陷入暴走。

因为,他不敢!

轰!

一道炸响猛然响起在识海之地,强大的能量席卷开来,将此地的黑气尽数震碎,连带着灵台也变得恍惚不定。

甚至在整个识海之地外围形成一道冲击波,将源源不断涌来的黑气阻挡在外。

下一刻,异变再起,一抹抹红晕荡漾出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快,短短几个呼吸间,整个识海之地化作一片血色海洋,密密麻麻的厉鬼自血海中飘出,有人类,也有兽类,能有万数之巨!

“啊啊啊啊!我死的好惨!我好痛苦!”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呜——!”

万数厉鬼飘荡在血海上空,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密密麻麻,宛如地狱!

饶是蚩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他瞳孔剧缩,满脸不可置信,惊喊道:“你!你竟然将万鬼魂魄封印在识海里!你个疯子!疯子啊!”

蚩的声音因为震惊而变得尖锐,刺破在凄厉鬼泣之中,响彻整个血海。

但萧尘却是无动于衷,因为他已经听不见,也感受不到,一旦陷入暴走,封印自破!

当年,云轻舞陨落,萧尘打算让所有围杀他们的人陪葬,布下绝阵——鬼域炼魂大阵,将方圆千里的生灵都炼化成了厉鬼魂魄,而他自己也被万鬼反噬,命垂一线。

但所幸奇迹出现了,他最终将万鬼镇压下来,封印在灵魂之中,之后又花费数十年炼成万鬼魂冢,将其移至识海重新封印。

而此刻,云轻舞的残魂再次因他而死,终是将他彻底激怒,心神失受,封印不攻自破,万鬼厉魂逃脱而出,向萧尘索命而来!

“该死!该死啊!你们两个都是疯子!疯子!”

蚩不断咆哮,一拳一拳轰击在光幕之上,但他受创严重,难以撼动光幕,只击出阵阵涟漪。

而那万鬼却是不受光幕影响,突然发现有生灵存在,那股对所有生灵的怨念,促使他们钻入光幕之中,发起攻击。

蚩气得险些吐血,他被光幕困住逃无可逃,而他又只是一缕残魂,对上专攻魂魄的厉鬼,可谓是遇到了天敌!

万数厉鬼的攻击很简单,就是咬,逮住蚩就咬,无所畏惧,每一口下去,都能带走蚩的一丝力量,让他变得越来越弱。

砰!砰!砰!

蚩一拳又一拳的砸碎身上的厉鬼,但不管他如何攻击,总会有无穷无尽的厉鬼补上,将他淹没在浩浩荡荡的万鬼之中。

另一边,萧尘心神失守,整个人失去了神智,只有一股怒意在燃烧,心中也只有一个念想……

“杀!杀!杀!屠尽一切!”

他将神识锁定在光幕之内,望着那数以万计的厉鬼,以及苦苦抵抗的蚩,浑身怒气翻涌,眼中只有一个‘杀’字。

嗡——

突然,光幕上荡漾出一股温和的气息,将萧尘的灵台包裹,犹如一位母亲的怀抱,温暖而安逸。

在这股暖意的滋养下,恍惚不定的灵台渐渐凝实,萧尘也逐渐平静下来,细细去感受,去呵护。

从那股气息中,他感受到了云轻舞的爱意与留恋。

仿佛在诉説着——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是的!舞儿大仇未报,我又岂能轻言身死!”

萧尘望着光幕,眼中闪过一抹绝然,舞儿的残念既已为他舍身,就绝不能让她白白牺牲!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其叶蓁蓁,灼灼其华。”

恍惚间,那一抹美丽身影,翩然而舞,月华之下,绽放一世倾颜,终是随着大门封闭,再次被封尘而去

萧尘深深呼出一口气,眼中顿时化作冷冽,自语道:“魔人与万鬼缠斗不休,正好给我时间恢复力量,等我恢复结束,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拿下!”

心思一起,他也不再迟疑,立刻将神识探入体内,查探起来。

他此刻体内的情况很糟,几乎被魔气占满,而且外界也是无穷无尽的魔气,想要驱逐出去很难。

“咦!这是怎么回事!”

萧尘突然一惊,当他将神识探查到经脉的时候,猛然发现大造化诀竟然在自行运转,而且更让他惊骇的是,经脉之中全是魔气!

“难道大造化诀在炼化魔气?!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萧尘不及多想,立刻催动神识进入腹部位置,只见经脉周天的出口处,两缕能量正好炼化出来,一缕无色,一缕则是黑色。

无色能量直接融入塔影之中,温养着一层第四颗星辰,而此刻,这暗淡的星辰隐隐散发出光晕,正是突破的前兆!

不知不觉间,连萧尘自己都没察觉,他竟然要突破气武境四星!

“用魔气炼化出来的灵力好霸道!这才多久?就能冲击四星!”

萧尘暗暗有些兴奋,若是再给他多一些时间,以他对武道的领悟,岂不是能够一路突破上去?!

但很可惜,理想虽好,现实却是很残酷,当他将注意力落到另外一缕黑色能量后,不由得严肃起来。

那一缕黑色能量同样融入塔影之中,但并没有去滋养星辰,而是化作一道魔纹烙印在塔影之上!

此刻,塔影一层已遍布魔纹,原本庄严圣神的塔影,已然变得异常妖艳,透着一股残暴之息。

萧尘不敢确定,这究竟是福还是祸!

但有一diǎn却是可以肯定,不管是福是祸,他都已经没有退路了!

吉林牛皮癣
克拉玛依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山西治疗卵巢炎方法
吉林牛皮癣医院
克拉玛依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