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国际艺术界与中国艺术界双向渗透仍需多年努

2019-09-19 03:5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际艺术界与中国艺术界双向渗透仍需多年努力

日前,《Art Review》杂志发布了2014年度国际艺术界“最具影响力100人”。这份名单上,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荣登榜首。上榜名单出现了六组华人,第72位的M+博物馆总监李立伟、第73位的美籍华裔收藏家张明、第75位的汉雅轩画廊总监张颂仁、第84位的维他命空间创始人张巍&胡昉等……

这份榜单的出炉,并不意味着能完全准确地体现各国艺术界与艺术界各人的影响力。但是从这份榜单出发,我们是否可以试寻国际艺术界,特别是在西方艺术界的视野中,中国艺术界处于怎样的地位?中国艺术家们近年来频频参加各项国际大展,威尼斯双年展等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身影,这些努力是否能让中国艺术家们得到来自西方的关注?基于这些疑问,采访了德国海德堡大学艺术史博士柯鹏。

“上榜名单人士对国内艺术界影响没那么大”

由于这份榜单注重参选各人对国际艺术界的影响,而且就名单上所看到的都是伦敦、纽约艺术中心的各大美术馆的馆长、艺术总监,或者是国际知名藏家、艺术家、画廊主。就这个角度而言,榜单上各人的影响力勿庸置疑。但是,在远离国际艺术界中心的中国,他们是否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对于这个问题,柯鹏认为需要放在两个不同语境下去分析,一是国际语境,二是国内语境。从国际语境出发,上榜名单,尤其是六组华人对中国艺术在国际上的推动与影响,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他们对于国内艺术界的影响非常有限。这些上榜的馆长、艺术总监、藏家或艺术家们,无法真正与国内艺术界产生不同艺术观念的碰撞。而且,从处于艺术中心的他们,也没法深入国内艺术界,全面实地考查中国艺术的真正面貌。

“对于国际艺术界,中国艺术还处于比较边缘的位置。”柯鹏说,这种位置上的边缘难以让中国艺术界进入国际艺术界的视野,也很难产生关系。“国际艺术与中国艺术的关系,好比我们国内艺术界与非洲艺术的关系。我们甚少有人关心非洲的艺术界发生了什么变化,而从另一方面来说,非洲艺术界就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我们也不可能有很大的触动。”

当下艺术环境与以前不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小汉斯、尤伦斯夫妇为代表的西方藏家挑选了他们心目中代表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影响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如今,这批上榜的人士,有没有可能像以往的小汉斯他们一样,对中国艺术有如此重要的影响?

实际上,国内艺术界的环境和以前不一样,刚改革开放时候,国内对世界的认识渠道还很少。小汉斯他们进来中国之时,艺术界还处于一个单向交流的过程。一般人都是从书本、杂志,还有从国外回来的朋友了解国外的情况。小汉斯他们通过“四大天王”的作品,让当时国内艺术界知道什么是当代艺术。

如今国外藏家能更加方便地进入中国,但是根据柯鹏的观察,他们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因为藏家的品味一直在变,而最关键的是,在国际艺术界的眼中,中国题材依旧边缘。即便是以前对中国当代艺术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的藏家,他们在国际艺术界中也未必主流。

不同语境下的持续渗透是必要的

柯鹏说,形成国际艺术界和国内艺术界的区别最主要的原因是它们分属两个不同的体系。似乎我们提起国际艺术界和国内艺术界之时,它们之间存在明显的壁野,但这种清晰可见的壁野并不存在。“我们的当代艺术从八九十年代算起,才三十年历史。西方的当代艺术历史比我们长得多,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寻求到平等对话,因为双方处于不同的轨道上。”

基于双方对于当代艺术的理解、观念、做法,甚至概念都不一样的前提下,要求国际艺术界与国内艺术界进行对话,产生直接的影响并非易事。当双方处于同一状态,对话才能顺利进行。“我们一直在向与国际接轨的目标努力,但是我们必须得清楚,艺术没有具体的数字可以体现我们到了什么状态。那么,接轨是否存在一个具体的点,比如说经济达到多少我们就和国际接轨上了呢?这很难说。”

虽然目前还未能达到对话的状态,但是国内艺术界多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巴塞尔艺博会是必须的。对于国内艺术界而言,这是漫长而痛苦的渗透过程。一方面,在参加这些大展时候,“也许国内艺术界会感觉到失落,获得国际上的关注不如想象中那么多。更多时候,在这些大展出现的是自己人的面孔,好像不过换了场地大家再见面而已。”尽管会失落,在柯鹏看来,随着这样的渗透活动的进行,两者会越来越熟悉。

维他命空间的道路无法复制

张巍与胡昉的上榜,对于国内艺术界,乃至广东艺术界来说是一种鼓励。与其他上榜的华人相比,他们对于国内艺术界的影响相对更加直接。维他命空间两位创始人的上榜似乎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在国内主持艺术机构,也能进入国际艺术界的视野,并产生影响。

但是维他命空间的道路很难复制。这一困难在于,维他命空间相对于国内其他的美术馆博物馆和艺术机构来说,都是一种另类的存在。“维他命空间在地理上属于广州、北京,但是他们甚少和本地艺术界打交道。本地关注他们的人也不是很多。这对于其他的艺术机构来说,是不能想象的。”

再者,对于国际艺术界来说,如果出现了第二所“维他命空间”,它的影响力是否能与张巍与胡昉的维他命空间相比也是个问题。更重要的是,跟随者很难超越创办者,在创办者原有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如果维他命空间给我们提高了启示,那就是要另起炉灶。走不一样的方向,也许能得到不一样的结果。

制作拼团小程序平台
怎样开通微信小程序
怎么开微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