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汉口常青花园前两鱼塘断路近两年

2019-11-10 22:2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汉口常青花园前两鱼塘“断路”近两年

3月30日,接友爆料,长江行车从汉口方向驶过武汉常青花园后,一条宽约10米的水泥公路,豁然出现在眼前。然而还没开上两分钟,这条宽阔平坦的马路乍然“瘦身”成一股不到3米宽的窄路,路边两片鱼塘旁堆积的泥土,仿佛在诉说着这条怪异“断腰路”背后的故事。

汉口常青花园前的“断路”

这两片鱼塘的主人叫李立群,今年44岁的他是当地马池二村的村民。1987年改革开放后,他和妻子承包了这两片共约13亩面积的鱼塘,靠养鱼养虾生活。2008年,入驻当地的一家开发商斥资数百万元,将泥泞不堪的土路改造成水泥马路,打通了马池与常青花园之间的通道。但李立群家的鱼塘,刚好“压”在了这条道路的必经之路,李家为了自家鱼塘的补偿条件,和开发商耗了2年多时间。

李立群家的鱼塘

3月29日上午10时,7、8辆大型货车开到李立群家鱼塘边,强行将车斗里的泥土往鱼塘里填埋,李立群见对方人多势众,不得不把老母叫到现场“坐镇”,群众拨打110报警后,对方才离去。“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30日,李立群气愤地向前往了解情况的长江说,他去找那群人评理时,对方告诉他,要他直接找东西湖区养殖场农业管理处。“招呼都不打一个,这不是野蛮拆迁是什么呢?”

东西湖区养殖场农业管理处书记主任刘晓春向介绍此事

据李立群向出示了一份《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征地管理切实保护被征地农民合法权益的通知》(鄂政发[2005]11号文件)的复印件,在第一条“依法确定征地补偿标准”中,写明了“征收耕地的土地补偿费为该耕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8至10倍”。按照李立群的算法,按照鱼塘每年4—5万元的收益来算,政府给他的补偿应在30万左右。

李立群与东西湖区养殖场农业管理处领导进行协商

“从去年开始,东西湖区养殖场农业管理处一名负责拆迁的同志就来找过我。”李立群回忆:“他们说我的鱼塘已经补偿过,不另外作补偿。”原来早在2005年,李立群家就与管理处签署过一纸协议,以27145元买断了李家鱼塘的承包权,但是在土地开发以前,鱼塘可以由李家代为管理。现在随着开发项目的不断引进,看到邻居都拿到了相对高额的补偿金,李立群有点不情愿了。

东西湖区养殖场农业管理处书记主任刘晓春向证实了此事。他说,2005年李立群就让出了自己鱼塘的经营权,但管理处没让其立即退出,而是给其宽限期,允许他在工程破土前,继续使用征用土地。2008年,开发商开始在当地修路,旨在打通马池与常青花园,形成马池—姑里路—新华下路—金银湖的循环交通。

“2005年每亩鱼塘的补偿金是699元,2005年年后涨到1100元,按照当时的算法,李立群家的确是比较吃亏。”刘晓春无奈地跟说:“但2005年后,鱼塘就收归农场所有了,所以享受过补偿的李家无法再次享有‘二次补偿’。”为了不让李家吃亏,刘晓春曾提议说,可以考虑由农场和开发商筹集一笔钱,用于补贴李家鱼塘的拆迁费,但这个数字离李立群的期望仍相差甚远。

“与其他城区开发商圈地,农民与开发商讨价还价的情况不同,东西湖区的土地都属国有,补偿政策是农场收回土地经营权,给予村民部分拆迁补贴,并安置其就业。”刘晓春表示,近年来,东西湖区调整产业规划,基本农田重新被定位为建设用地,重新将土地经营权从村民手中收回,此外管理处还专门设置了绿化队、保安队等岗位,提供给失地农民,“但不少村民看着别区失地农民拿到了高额补偿,也想效仿,我们显然是难以满足的。”刘晓春说。

在送李立群回家的途中,李立群透过车窗玻璃,望着路边给村民还建盖的小高层,眼中流出羡慕。“我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很可能得不到满足。”他无奈地说:“我只是希望管理处和开发商能拿出更多的诚意,体谅我们家的难处。”

两晋隋唐
冀州环保厂家
环保科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