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魔导联盟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星与玲珑

2020-01-16 19:53: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导联盟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星与玲珑

轻轻的一句话,如同当空霹雳,克莉丝蒂娜清楚地听见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幻想之中的那只鸟儿飞进了她的口,并且告诉她,这两个人能够给你真正的未来。bk/tp/

“……奥拉王国的王子殿下?”克莉丝蒂娜凝神盯住那少年,她没有发觉自己的眼睛里跳动的光芒是那样惊喜,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正微微上扬。

“不是啦,就是雷伊?耶鲁而已。”少年吹起了口哨,“唉算了算了,星这个人虽然很讨厌,看人的眼光还蛮准的。你怎么啦小姐?遇到麻烦啦?”

少年抬眼瞟向克莉丝蒂娜,语气稍微有些缓和。

“您是奥拉王国的王子殿下吗?”克莉丝蒂娜目光灼灼地追问。不过,没等那少年回答,仿佛心底裂开的缝隙里涌出了一股热流,使得她一开口就法停下,“您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身为尊贵的王室之子,您是如何离开您的国家的?”

“啊?”少年一脸愕然。眼前美丽而高贵的少女这么热切地看着自己,却只是想问……他是如何离开奥拉王国的?

“什么如何离开啊……又没人把我关起来。”少年的语气有些纳闷,“你不是也一样?”

克莉丝蒂娜忽地一惊,神情瞬间恍惚起来。

“我,我也……一样?”

“你的管家好像是有点多管闲事,不过,他总不能拿链子拴着你,你要想去别的国家也可以啊。”少年说。

一言不发的星,此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抬手拍了下那位少年的肩膀,“好吧,别耽误公爵大人太多时间了。克莉丝蒂娜?玛蒂尔?维利尔斯小姐?”

“是。”

星的目光里,有种既温柔又仿若君王般难以反抗的气势,克莉丝蒂娜本能地站直了身子。星那张英俊的脸上,随即勾起了很好看的笑容。

“这孩子的身份,我想您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绝对不会。”克莉丝蒂娜回之一笑,“星……先生。”

“嗯?”

“我想到别的地方去。”

天空明亮了起来,仿佛一团乌云就此风吹云散。克莉丝蒂娜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一句咒语,唤醒了心中深埋的梦。她知道,她的机会就在眼前,她知道,不能错过。

完美大小姐的心中,钻出了一只疯狂的小鸟,渴望挣脱一切束缚,渴望自由。

是的,她已经不再是囚笼里的囚犯了,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发觉?就算以前,严厉的家教使得她法离开父母的掌控之中,可是父母已经不在了,只有管家和维利尔斯的其他亲戚盯着她。但,那又怎样?如果她想找个机会抛弃一切远走高飞,会找不到机会吗?

束缚着她的并不是那些人的眼光啊,而是她自己的心。

“……管家先生在看着您呢。”星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我可以支走他。”

“呵呵,那您想去哪里?”

克莉丝蒂娜抬起头,『荡』漾着海一般蔚蓝之光的双眼,从未这样明亮,她知道,她可以说出自己的梦了。

“我想去看大海。”

于是,从那天起,法德兰王国年轻的公爵大人出人意料地失踪了。

克莉丝蒂娜抛弃了权势、地位与丰富的家产,这些东西,她其实并不需要。从此,牵线木偶挣开了命运之手远走高飞。她认识了一个自称圣焰的混蛋,这个混蛋居然是奥古斯都商会的会长,真是世界之大奇不有。跟这个混蛋打赌的时候,疯狂的大小姐从他手里赢到了诺姆打造的“玲珑剑莉莉丝”,并且很意外地发现,她还有使用魔力的天赋。

她见过了东方大海那边际的蓝『色』波涛,海的颜『色』是那么奇妙,就像她的双眼一般;她见过了茂密而青翠的森林,野兔和野鹿在森林里嬉戏,既好玩又有趣;她见过了北方广袤的雪原,见过了生活在雪山之上的矮人诺姆族,那是连梦境中都不会出现的可爱生灵;她见过了南方连绵起伏的沙丘,沙漠上刮起炽热的风,而她顶着旅行者的头巾在一片昏黄中游『荡』。

美好的那段旅程,每一天都是的,每一个明天都值得期待。

不过,她的旅行只持续了半年。结束的原因是,她自己想要回去。

她要去帮助那个女孩,因为她和自己有着相似的命运。她要在法德兰王国政治的风浪中成为那个女孩的支撑,她要去做她以前很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旅行归来的克莉丝蒂娜,没有什么不敢,没有什么舍不得。

她要重成为洛莲公爵,为年轻的女王伊莎贝拉,赢得一片天空。

短暂的旅行仿佛给予了克莉丝蒂娜穷的力量,她的归来,很便让整个法德兰王国为之震惊,凭借着奥古斯都商会的支持,她换掉了身边所有的佣人,使用强硬的手腕压制了那些蠢蠢欲动的贵族。克莉丝蒂娜依然是完美的大小姐,尊贵的公爵大人,但她同时也是拥有风之魔力的“玲珑”,是自由的风,不可阻挡。

这样的克莉丝蒂娜,怎会因为畏手畏脚而放掉夺取“琉璃泪”的机会?冒险是她的向往,是她的乐趣,她根本不惧怕伤痛。就算危险又怎样?不知道下一秒会有怎样的变数让她有种极其美妙的感觉,就像绽放的烟火,即使将要熄灭,那也是绚烂的光华。

“克拉伦斯。”

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克莉丝蒂娜抬起头,一脸不服气地看向那位“学者”。

“我可以走了吗?”

“您要去哪?”克拉伦斯微微皱起眉头。

“‘琉璃泪’在乌鸦手里,使用魔法有可能被人察觉,我们应该尽赶到星的身边,把它交给星。”克莉丝蒂娜说着便直接站了起来,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受伤似的。

“我和乌鸦去就可以了,让阿纳斯塔西亚留下来……”

“嗯?”克莉丝蒂娜挑起眉『毛』。

“好吧。”克拉伦斯奈地妥协,“但是今天晚上您必须回到洛莲馆,不然我法和那些关心您安危的人交代。”

黑『色』马车穿过旧街区的街道。这马车太普通了,就是平时出租用的马车,在伊斯特城里随处可见。马车停在似乎早已关门的“红宝石与恋人”酒馆前。

“大小姐,玩得开心吗?”开门的圣焰一脸故作谄媚的笑,克莉丝蒂娜冷冷扫了他一眼,将他那只想要搀扶的手拂开。

不出所料,星就在这里等着他们的消息。那双深邃的苍金『色』眼睛就像当年一样,富有洞察力,仿佛能够看透人心。此时,他正看着克莉丝蒂娜,『露』出了然的笑容。

“喂星,你都不知道这家伙今天搞出多大的麻烦。”乌鸦一屁股坐到星旁边的圆凳上,啪地一声将装着“琉璃泪”的炼化金属盒子摆在桌上。不过看他的表情,却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要见到星,就会很踏实。克莉丝蒂娜也有这种感觉。

旅行的时候,克莉丝蒂娜知道了星想要完成的事情。

“我?我只是想造一条船,一条……能够飞越大海的船。嗯,对,会飞的船。那条船……像一座城堡那么大,所有想飞的人都能乘上那条船,去看遥远的天空。”

星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就像一位和孩子们讲述古老传说的牧师。有如童话一般的心愿,那一次,却真真实实地感动了克莉丝蒂娜。

如果有这么一条船,那一定是世界棒的东西吧!如果能乘上那样一条船,就是她这一生幸福的事。

“记得给我留个位置。”忍住不小心冒出的泪水,克莉丝蒂娜笑着说。

“好啊。”星笑着答应。

这不是一个梦。之后克莉丝蒂娜才慢慢了解,星有着怎样的过去。

“呵呵,可我觉得她今天为我们做了很多事呢。辛苦了,玲珑。”星的笑容有种能够让人安心的力量。克莉丝蒂娜狠狠地舒了口气,力地靠在粗糙的木桌旁边。

“哎哎哎,你搞错了吧,今天辛苦的可是我!”乌鸦很不甘心地往桌子上一趴,“是我把‘琉璃泪’偷到手的!”

“要不是本大小姐,你这只贼鸟能偷到手?凭你的吹牛本领吗?”克莉丝蒂娜刚缓了一口气就忍不住向乌鸦挑衅,“怎么,你不服?”

“我今天没工夫跟受伤的大小姐打架!”乌鸦很不耐烦地嚷道,“不就是对付两个小孩吗?你以为你了不起?”

“有本事你现在就跟我出去!”克莉丝蒂娜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可接下来,她的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她手上的伤还没有完愈合。

星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恍惚的表情,好像有些不真实感。他拿过乌鸦放在桌子上的炼化金属小盒,轻轻打开。

盛满黑『色』眼泪的宝石,属于一个古老的圣战年代,这一切,知晓的人已经不多了。

“玲珑,打伤你的那两个魔导士,就是你上次遇见的艾夏?特兰德与伊凡?亚菲尔吧。”星端详着“琉璃泪”,眼里映出黑『色』水珠般的影子。

“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明情况呢。”克莉丝蒂娜很不甘心地转过头,“那两个人不是普通的魔导士,绝对不是。魔导联盟也许有什么阴谋,我看干脆除掉他们比较妥当。”

“不行。”星的声音斩钉截铁。克莉丝蒂娜顿时一愣。

一瞬间,她忽然觉得星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深沉的双眼里,恍惚中闪动着淡淡的遗憾与悲伤。

〖^~^∷

重庆五洲医院看病贵吗
上海远大医院治病怎么样
在安顺哪里有看癫痫的医院
贵阳癫疯病医院
深圳治疗妇科疾病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