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毛泽东论民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2019-11-17 16:38: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毛泽东论民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1952年2月,毛泽东在北京京郊访问农民 毛泽东同志在1962年初七千人大会,也就是中央工作会议上,有一个非常精辟的关于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如何实行民主集中制的讲话,这个讲话非常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我们国家的民主是民主集中制下的民主,不是西方的议会民主,也不是什么三权分立的民主,中国有自己民主制的传统。毛泽东同志讲我们的民主集中制, 是一个群众路线的方法,先民主,后集中,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领导和群众相结合。 这里先民主,后集中,既是一个方法问题,也是一个线路问题,没有民主,便不可能有真正的集中统一。至于从群众中来,到大众中去,既是一个方法问题,也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正确的观念从那儿来,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群众实践中来的,经过思考、分析和总结,变成正确的理论观念,才回到群众中去实践,经过实践的检验,再使它逐步完善。正确的思想从那儿来,从大众中来,从实践中来,要发扬民主,便是要让群众讲话,那有共产党人害怕大众的道理。我们高干居住的干部大院,为何那么门禁森严 有一次我去拜访一个同志,他住在那个大院,门卫拦在大门外二十多分钟,那天晚上北京起大风,冷风吹得我直发抖,回来感冒了,病了几天,高处不胜寒啊,我又弱不禁风。最后那位同志亲自来接,才放我们进院子。干部及其家属集中住大院,不是一个好办法,那样会使他们的家属和子女脱离大众,派生等级观念和特权思想,家长里短,还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我们的安全保卫工作,缺乏群众观念,他们不懂得生活在大众中间才是最安全的。鱼儿怎能离开水呢 再说过去革命战争时期,千百万贫苦大众,才是保护我们党的铜墙铁壁。革命胜利了,怎么能冷淡甚至畏惧大众呢以我个人的体会来说,几十年来,我始终居住在群众中,我的大门也常常不关,始终没有不安全的感觉

。不管我在位还是堕入另册,我与周围邻里始终能和睦相处,他们随时可以来我家串门,向我提供群众生活中的许多情况和问题,这也是最贴近的社会调查,这有什么不好呢!我们的同志有了毛病,自己不讲,又怕群众讲,越怕,越有鬼,人家在互联上一揭发,而且传播得那末迅速,这个事情就更加不好办了

。 毛泽东同志说: 我看不应当怕。有甚么可怕的呢我们的态度是坚持真理,随时修正毛病。 还说: 我们工作中的是和非的问题,正确和错误的问题,这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解决人民内部矛盾,不能用咒骂,也不能用拳头,更不能用刀枪,只能用讨论的方法,说理的方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一句话,只能用民主的方法,让群众讲话的方法。 这里讲的是工作上的是非问题,方法问题,不是个人的品质问题。至于在我们少数干部身上,道德品质败坏,违法乱纪的问题,那更应当放手让群众来检举揭发,一方面经过法定程序的审查,依纪依法作出适当处理。从个人来说,还应该早日放下包袱,才能轻装重新做人,遮遮掩掩,甚至打击报复举报人,那只能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了。另一方面要把这些案例作为反面教材,在干部队伍中进行必要的道德品质教育,作为一个共产党人,为人必需的道德品质,这是最最少的要求。如果连这一点也做不到,还算什么共产党人呢身子正才不怕影子斜。 毛泽东同志还说: 不论党内党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就是说都要认真实行民主集中制。要真正把问题敞开,让大众讲话,那怕是骂自己的话,也要让人家讲。骂的结果,无非是自己倒台,不能做这项工作了,降到了下级机关去做工作,或是调到别的地方去做工作,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一个人为何只能上升不能下降呢为什么只能做这个地方的工作,而不能调到别的地方去做呢我认为这种下降和调动,不论正确与否,都是有益的,可以锻炼革命意志,可以调查研究许多新鲜情况,增加有益的知识。我自己就有这一方面的经验,得到很大的益处。不信,你们无妨试试看。 这个话是正确的,作为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在工作上经受不起暂时的委屈,又算什么呢那还说什么五个不怕呢有一些人所以怕,倒不是为了工作上是非对错的不同意见,而是个人品质上的堕落,贪污受贿,生活腐败,这些问题是见光就死,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是早一点放下包袱,求得党和人民的宽恕和原谅,重新做人,那我们还是一定抱着欢迎的态度,回头是岸嘛。相信党,对犯错误的同志还是会讲政策的。如果抱侥幸思想,顽抗到底,那只是死路一条,由于那些事总会留下痕迹,不可能永远瞒天过海吧

。还是早一点悔过自新,免得被动,更好一些。 毛泽东同志在那次会议上还说: 现在有些同志怕大众开展讨论,怕他们提出同领导机关、领导者意见不同的意见。一讨论问题,就压抑群众的积极性,不许人家讲话。这种态度非常卑劣。民主集中制是上了我们的党章,上了我们的宪法的,他们就是不实行。同志们,我们是干革命的,如果真正犯了错误,这类错误是不利于党的事业,不利于人民的事业的,就应当征求人民群众和同志们的意见,并且自己作检讨。 毛泽东同志还说: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一种方法,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方法。但是,如果没有充分的民主生活,没有真正实行民主集中制,就不可能实行批评和自我批评。 这个批评与自我批评有二种情况,一种是来自群众。来自是我们干部在联系群众的过程中,聆听群众的意见

,对我们工作中的失误和官僚主义作风进行自我批评。另一种是我们党员干部在民主生活中依照党的原则,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在这二种情况下的批评和自我批评,都必须是真诚的,从党性出发,坚持原则,不是走形式,放弃原则,做乡愿式的老好人,那就不可能解决实际工作中的问题、推进党的事业。 在肯定党的工作方针和政策,正确面对目前复杂的国际国内情势时,如何克服困难,化解矛盾,我们也必须实行民主集中制,在充分发扬民主的基础上,到达集中统一。 毛泽东同志说: 克服困难,没有民主不行,当然没有集中更不行。但是,没有民主就没有集中,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大家的意见分歧,没有统一的认识,集中制就建立不起来。什么叫集中首先是要集中正确的意见,在集中正确意见的基础上,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叫做集中统一。 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正确地总结经验。没有民主,意见不是从群众中来,就不可能制定出好的线路、方针、政策和办法。我们的领导机关就制定路线、方针、政策和办法这一方面来说,只是一个加工厂。大家知道工厂没有原料就不可能进行加工,没有数量上充分和质量上适当的原料,就不可能制造出好的成品来。如果没有民主,不了解下情,情况不明,不充分搜集各方面的意见,不使上下通气

,只由上级领导机关凭着片面的或者不真实的材料决定问题,那就难免不是主观主义的,也就不可能达到统一认识

,统一行动,不可能实现真正的集中。 如果离开充分发扬民主,这类集中,这种统一,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实的还是空的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当然只能是假的、空的、错误的。 这是从党的工作方针政策上,也只有充分发扬民主协商,只有在正确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有效的集中统一。党的方针、政策、线路才能保持正确的方向。 毛泽东同志还说: 在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的民主,不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 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离不开高度发达的社会主义民主,没有高度发达的社会主义民主,也无法调动千百万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便缺少基础。我们搞改革开放,搞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并与群众切身的利益结合在一起,也正是为了调动广大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 关于党的建设,毛泽东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讲,那时我们有一千七百多万党员,这里面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是建国以后入党的。我们现在有八千多万党员了,恐怕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改革开放以后入党的。毛泽东同志说: 不论在老的和新的党员里面,特别是在新党员里面,都有一些品质不纯和作风不纯的人。他们是个人主义者、官僚主义者、主观主义者,甚至是变了质的分子。还有些人挂着共产党员的招牌,但是并不代表工人阶级,而是代表资产阶级。党内其实不纯粹,这一点必须看到,否则我们是要吃亏的。 他这一些讲话还是非常符合我们党目前的状态,这一次进行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还是从教育入手,提高党员的思想觉悟,加强党的基层组织的建设,同时也要清洗那些已蜕化变质的分子,按党纪国法处理那些违纪违法的份子,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群众的信任和敬重。 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团结全党和全体人民。毛泽东同志说: 要使全党全民团结起来,就必须发扬民主,让人讲话。在党内是这样,在党外也是这样。一切党的领导人员都要发扬党内民主,让人讲话。界限是什么呢一个是遵守党的纪律,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另一个是不准组织秘密集团。我们不怕公开的反对派,只怕秘密的反对派,这种人当面不讲真话,当面讲的尽是些假的、骗人的话,真正的目的不讲出来。只要不是违反纪律的,只要不是搞秘密集团活动的,我们都允许他讲话,而且讲错了也不要处罚。讲错了话可以批评,但是要用道理说服人家。说而不服怎么办让他保留意见。只要服从决议,服从多数人决定的东西,少数人可以保留不同的意见。在党内党外,容许少数人保留意见是有好处的。毛病的意见让他暂时保留,将来他会改的。许多时候,少数人的意见倒是正确的。历史上常常有这样的事实,起初,真谛不是在多数人手里,而是在少数人手里。 我们在党内党外要形成这样一种气氛,正如毛主席在《一九五七年夏季形势》中说过的, 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以利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较易于克服困难,较快地建设我国的现代工业和现代农业,党和国家较为巩固,较为能够接受风险。总题目是正确地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和正确地处理敌我矛盾,方法是实事求是,群众路线。 一九七5年五月3日,毛主席在他的住处召开政治局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毛泽东同志讲了: 要搞马列主义,不要弄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 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亲身主持的政治局会议,他对我们全党的告诫,我想这些话是那么精辟,即便在今天看来,也是我们党建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党的生命线,是国家大局稳定的关键所在。要团结,不要分裂,便是不要在党内搞派别性的非组织活动。要弄马列主义,就是要抓好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不能迷失方向,不能背离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要光明正大,就是办事要光明磊落,就是什么事都要放在桌面上,公开透明,不要阳奉阴违,不能对同志弄突然袭击,要遵照党纪国法,要遵照会议秩序。能坚持三要三不要,那么我们即使出现一些过失和不足,但不会犯颠覆性的的不可挽回的错误。

昆明治疗癫痫病到哪家医院
上海新科脑康医院施锦宝
郑州癫痫病医院
汉中性病医院费用
曙光牙齿美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