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天才相士 第六百五十八章故人相逢

2020-01-13 18:52: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才相士 第六百五十八章故人相逢

几人到达金陵的时候已是傍晚之时,将住处安排好之后,陈白庵叮嘱了林白两句,便忧心忡忡的带着沈凌风出门,想要借助神算局在金陵的分部,找出金陵逆转五行法阵所在的下落,顺带请出南京几位风水大家,看能不能找出一个破解的完全之策。

“你一定要好好待在屋子里,不要随处乱跑,情劫之力诡谲无比,我们也从来没接触过这东西,但以我想来,静养才是控制它的最好手段。”陈白庵出发之前,还是有些不放心林白,叮咛了几句,而后又看着张三疯和刘经天道:“你们两个也消停些,不要缠着林白。”

张三疯和刘经天嬉皮笑脸的拍着胸脯子将事情应承下来,然后一前一后的将陈白庵和沈凌风从酒店中送了出去。眼瞅着陈白庵走远了之后,两人相视一笑,而后便溜进了林白所在的房间之中,眼中带笑,朝着林白上下扫视不停。

被这两人的目光看的有些肌体生寒,林白不自禁的挠了挠胳膊,疑惑道:“你们俩有什么话就直説,别在这装神弄鬼的,搞得人瘆的慌!”

“xiǎo师弟,好容易来南京一趟。咱们要是一直待在酒店里面,岂不是有些亏了!而且想要找出逆转五行法阵,就得在南京城里多转转看看才行,待在酒店里算什么事儿嘛!”张三疯闻言嘿然一笑,笑眯眯的看着林白道。

听到这话,刘经天赶紧接腔道:“而且在南京城里面还有咱们一个老熟人,我不信表弟你不想去见见他。而且苏浙两地,更是有一种特色之物,叫做瘦马,我和师兄两个都慕名久矣,好容易来南京一趟,要是不去看看这瘦马长什么样,岂不是亏死了!”

看着这两人色迷迷的神色,林白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以前从旁人口中也听説过瘦马。养瘦马,这是华夏明清时期的一种畸形行业。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成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

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挑选瘦马有着一套极为严格的鉴定程序,而其中最为客商看重的就是对于瘦马的xiǎo脚的评判。鉴定这“三寸金莲”也有着一套极详细的办法,并且人们还为此制定出了“瘦、xiǎo、尖、弯、香、软、正”等七条标准。

而且根据面容才情,“瘦马”还被分为三、六、九等。在丁耀亢《续金瓶梅》中记载,第一等“瘦马”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打双陆,抹骨牌,百般淫巧”,这样的“瘦马”在当时能卖得一千五百两以上的银子。

这瘦马最初只是在扬州等地盛行,但后来蔓延开来,逐渐传递至全国。虽然色字头上一把刀,但却还是有无数人对此心向往之,是以即便是到了现代社会,这个行业却是仍旧还未断绝,只不过对瘦马的评判标准却是改变了许多。

不过虽然听闻,但林白却是从未见过瘦马,被这两人这么一撺掇,他倒也有些动心。

“xiǎo师弟,你看师兄我清苦了一辈子,临到暮年,总算是有了开开洋荤的机会,就算是不开洋荤,开开眼界也总是好的吧。”眼瞅着林白若有所思的模样,张三疯勉力挤出几滴老泪,做痛心疾首状,对林白苦苦哀求道。

刘经天见状也在一边帮腔道:“师兄説的一diǎn儿错没有,咱们三个都是洁身自好的高雅之人,怎么可能会做那些俗事,只是去见识一番罢了。而且这事情天知地知我们仨知,燕京城里的那几位弟妹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眼看林白有动摇之色,两人更是鼓起三寸不烂之舌,恨不得舌尖生出莲花,对林白蛊惑连连。若是陈白庵此时回来,看到这一幕,怕是少不得要狠狠的训斥这二人一番;而燕京城里的那几女要是听説了这事情,定然也不会轻饶了他们。

“那咱们就去鉴赏一下这传承了几百年的国粹。”林白思忖稍许,看着两人笑眯眯道。

一听林白这话,这俩人那叫一个高兴,异口同声道:“好,那咱们就去鉴赏一下这传承了几百年的国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刘经天一边屁颠屁颠的在前边开路,一边在那嘀咕不停。现在他心中对林白算是佩服到极致了。还是自己这林白表弟有讲究,逛窑子这种事情偏生能用出鉴赏这个词儿,本来猥琐的事情,这样听上去一下子就高雅了许多,以后等自己回燕京城了想出去玩也这么説才好。

本来几人想让鲁燕赵一起过去,但人家念及自己的年岁及身份,哪里会像张三疯那般放浪。诸人叮嘱了几句后,便也没再勉强。只是之前这两人口中所説的那熟人,饶是林白费劲了心思去套话,竟然是连半个字眼都套不出来,这事儿着实怪异。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车子行驶到总统府前刚一停下,便从一边台阶上冲下来一个嘴里叼着烟的黑影,伸手拉开车门,对几人大声笑道。

听到这义正言辞中略带稍稍闷骚的声音,林白嘴角笑容不禁浮起,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张三疯和刘经天两人一路上对自己的隐瞒,敢情是他们和何少瑜这家伙早就串通好了,不过让林白有些好奇的是,这番禹市的大纨绔怎么着突然出现在了金陵。

“林哥你这就是有所不知了,何大少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人家已经是金陵发改委里面的一员得力干将。何大少日理万机,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来时间陪我们殊为不易。”刘经天朝着何少瑜胸口轻捶一拳后,阴阳怪气道。

张三疯白眼一翻,右手自然而然的伸进何少瑜口袋,将钱包抠了出来,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笑道:“日理万机?我看是日理万姬还差不多吧?”

“这事儿都是林哥你的功劳,从老爷子听了你的话,答应我把xiǎoxiǎo娶回家后,我办事儿那叫一个顺风顺水。”何少瑜没理会刘经天和张三疯的调侃,伸手摸摸脑袋,对林白感激道。

何明林的性子他如何不清楚,当初对自己和xiǎoxiǎo之间的事情一直是嗤之以鼻,甚至还有过想动用自己的能量将二人拆开的打算,若不是后来林白从中调停,他老人家哪里会同意自己和xiǎoxiǎo之间的婚事。若不是林白,又哪里会有现在自己一切顺风顺水的局面。

“你们两情相悦,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用不着这样。只可惜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过去讨杯喜酒。”林白闻言伸手拍了拍何少瑜的肩膀,道。这话可不是什么虚与委蛇,而是林白发自内心的感慨,当初番禹之行,林白是早已把何少瑜当做了自己的亲兄弟看待。

林白话音刚落下,那边的刘经天一幅怒不可遏模样,道:“屁的喜酒,别説是你,就连我都是连一口水都没喝到。这xiǎo子可好,领着媳妇儿出国溜达一圈,回来就一个短信通知説自己已经把婚给结了,你説这事儿气人不气人!”

“刘哥你别生气,我今儿给你补场酒不就行了。”何少瑜闻言露出一幅委屈状,盯着林白接着道:“你以为兄弟我不想摆酒,还不是因为林哥结婚和满月酒折腾的太大,我家老爷子説如果我结婚还折腾,怕会让有些人不满,把我原本大办的计划一票否了!”

听到这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何少瑜隐婚是因为改了喜欢浮华的性子,却是没想到这事情竟然是因自己而起。

不过仔细想想,何明林的这个决定倒也没错,一来毕竟他是刘家派系中人,如果连续大张旗鼓庆祝,面子上也不好看;二来则是因为四九城中有些人不敢去惹刘家,但不代表不敢理会何明林,若是真为何少瑜结婚之事大张旗鼓,这些人少不得会跳出来横加指责。

不过这事儿倒是委屈了嫁给何少瑜的那个女孩儿,一辈子结一次婚,谁家姑娘不想风风光光出嫁。

“这事儿是我对不住你,今儿咱们这趟我请客!你回去之后告诉弟妹,就説我应承下来了,等再过段时间,一定让你们补办一次盛大的婚礼!”沉默片刻之后,林白伸手拍了拍何少瑜的肩膀,信誓旦旦道。

等到八门锁龙局和逆转五行法阵之事解决,自己拿着这些功劳豁出去情面去当今那位那里求上一次,让何少瑜补办一次婚宴。按照当今那位旷达的性格,应当不会拒绝。

“好,那咱们可就説定了。到时候我可是要给我家那位一个惊喜。”何少瑜闻言喜形于色,伸手揽住林白的肩膀,笑道:“走吧,今儿晚上这次还是我请,我带你们去莫愁湖那边找diǎn乐子去!”

肥城中医院预约挂号
温州市瓯海区茶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在哪
保定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青海妇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