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七十六章 刘晃再献殷勤

2020-01-16 21:51: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七十六章 刘晃再献殷勤

齐晓月被赶出门,王德厚也回家养伤了。钱盈儿林墨和刘晃三个同是隔空穿越的人,矗立在这个房间里静默了许久。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他们终于可不必忌讳,彼此间不必再刻意隐藏身份。

“呵呵,没想到只剩下咱们三人。”刘晃终于打破了沉寂,说了一句。

“刘晃,你现在可以脱下余总的外衣了吧?”林墨坐到沙发上,以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刘晃。

“错,不能脱下。刘晃,这个名字是属于千年前的,余淮水才是属于现代的。”刘晃说着也坐到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紧挨着林墨。

“呵呵,就不知道你这身外衣能够穿多久?”钱盈儿冷冷的一笑,转身往外走。

“多行不义必自毙。”林墨自言自语了一句,意在暗示刘晃。

“哎,你说谁呢?我可是每天都在做善事,你们都知道的,我帮了盈儿多少忙了?出钱又出力,就算不能落个好,你也总不能说我多行不义吧?”刘晃看看林墨振振有词地说。

钱盈儿发动了那辆小电动三轮车,小宝和思盈急忙背起书包从屋里出来。

“盈儿,你要干嘛?不是跟你说了吗,我送他们。”刘晃说着站起身准备去送小宝和思盈上学。

“等等,我也去。”林墨也跟了出来,他决定做刘晃的车去学校看看。

“谢了。”钱盈儿只说了两个字。她知道刘晃这种人,只要他想做的事拒绝是没用的。不过也好,钱盈儿还落得个轻松。

小宝和思盈听说还是有车接送,自然高兴地蹦跳拍手,乐的合不拢嘴。

他们都走了,钱盈儿也去做自己的事了。她明白自己不能在家休息,有亲人们祈盼的眼神,她没有理由允许自己懈怠。钱盈儿又去了景区,继续她的表演工作。

和风艳阳晴朗的秋日,游客似乎增添了许多。古老的湖边人流拥挤,各种摄像机照相机和的的闪光灯俨然又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盈儿,快化妆吧,今天时间紧急。”漂亮的女化妆师见盈儿进来,就急忙拉她过去化妆了。

“什么?时间紧?”钱盈儿不明白什么意思,今天自己也没有来晚呀,怎么会时间紧急?

“唉你不知道啊?今天加演一场,编剧的新作。”

“哦,怎么会突然加演?”

“因为……”化妆师还没有说完,突然闯进来一个人。

“我来告诉她吧,因为我来了。钱盈儿,幸会,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

“齐晓月,你?你真是我的克星,好像无处不在。”钱盈儿暗自哀叹命运的捉弄,怎么这个女人总是阴魂不散?

“嗯,说得好,咱们是彼此的克星。不过,我很喜欢这种和你做对的生活,多有情趣呀呵呵,我先在下面候着,你先上场。”

齐晓月扬起眉毛,吐了一下舌头,手指无聊地拨弄着她那彩条儿状的头发。钱盈儿没心情去看她的搔首弄姿,匆匆的化完妆,便出去候场了。

钱盈儿的戏依然是老剧目,轻车熟路仍然演的入木三分,淋漓尽致。台下掌声久久鸣响,荡涤在景区的上空。一场演完,谢幕之后演员们相继走下台去。

一位中年妇女,也就是演出队唯一的一名剧务,手里拿着一块小黑板走上台去,把黑板挂在了一根柱子上,上面用粉笔字写着下一个剧目。下一个剧目是特意为齐晓月量身打造的,是一个嘻嘻闹闹的短剧,正符合齐晓月的风格。

短剧没有多少台词,时间大约只需半小时左右。

和齐晓月搭戏的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齐晓月这个女人虽然人品拙劣,不过倒是有几分喜剧的天赋。

嘻嘻闹闹的台词,夸张的动作,跑调儿的演唱,引来如潮的掌声和欢呼。对于齐晓月的表现导演和编剧,自然十分满意,正式收下了她。齐晓月高兴的跳起来,从那一刻起,她便开始了一贯的张狂自大,目中无人。大家对她的行径都十分厌恶,无奈人家现在是导演和编剧的红人,眼看要成为演出队的摇钱树了,谁敢得罪?

“喂,钱盈儿,我曾经的邻居。呵呵,不过从今天起就不是了。你回你的小破院子吧,我要另寻幽居了。”齐晓月有些嚣张的说。

“呵呵,还幽居?没想到你齐晓月还会如此文雅的词儿?”

“当然,我的潜力是深不可测的,学着点儿吧。”齐晓月把脸贴近钱盈儿,炫耀似的说。

“我资质愚笨,学不会。”钱盈儿一边卸妆,一边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我先走了,找个高档宾馆去舒服一夜。拜拜”齐晓月说完,运用她那标准的狐媚动作,晃动蛇精一样的腰肢甩着尾巴离开了。

齐晓月走后,大家纷纷议论,对这个女人表示极大的不满和愤慨。唯独钱盈儿什么都没说,卸完妆直接出去寻找她的“坐骑”──那辆电动三轮车。

“嗨大明星,你的忠实粉丝在此恭候多时了。”刘晃那张带着面具的脸突然出现,让钱盈儿的心情更加低落了。她知道刘晃最近一定会频献殷勤,王德厚不在,最得意的人就是他。阴险狡诈,崇尚金钱至尊的他一定会趁机讨好自己。钱盈儿突然想起飘飘的话:将计就计,见机行事。

对,见机行事,先溜溜他。想到这里钱盈儿笑了。

“呵呵,刘大公子,我一个平凡弱女子岂敢劳烦您的等候?赎罪,赎罪。”钱盈儿佯装欢笑,做出一副歉疚的表情。

“喂,不要乱说。记住:余总,我是余总。”刘晃小声提醒道。

“哈哈,放心吧,这里没有人认识你,唯一认识你的那位已经走了。”

“谁?”

“你的红颜知己呀?”

“你……你是说她?”

“对,齐大美女。”

“这个可恶的女人,她居然还敢出现。”

刘晃听到齐晓月的名字气的咬牙切齿,他对这个人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厌烦。

“人家现在已经是表演队的台柱子了。”

“她?呸一个不入流的骚女人。”刘晃愤恨的骂了齐晓月一句。

“回去吧,余总。我的车速赶不上你,你先走吧。”

“唉干嘛呀我是专程来接你的。走吧,我曾经的未婚妻,未来的……”刘晃停顿了一下,嬉笑着看着钱盈儿。钱盈儿睁大眼睛怒视着他。

“你再胡说我可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刘晃急忙道歉,他此时还不敢得罪钱盈儿。

在车上刘晃不住地暗示钱盈儿,关于那些古董的事情。但钱盈儿总是躲躲闪闪,只推脱说自己不知道在哪里。

“那就尽快去问你母亲,她既然已经恢复了意识,就可以告诉你答案了。”

“哎呀你不说,问还差点忘了,我答应小宝和思盈去医院的。”

“他们现在已经在医院了,正和我的岳母大人享受母子团聚的快乐呢。”刘晃笑着回过头,左手握着方向盘,腾出一只右手搭在钱盈儿的手上。钱盈儿顿时感觉浑身发冷,紧张的心提到了喉咙。

“刘晃你放开我”钱盈儿大声吼了一句,使劲把手缩了回去。刘晃的手重新回到方向盘上,但走了不过几米的距离,他突然踩了刹车。

车子停靠在路旁,刘晃转过头看着钱盈儿。钱盈儿心里一惊,想开门下车但刘晃的那只大手又过来了。

“刘晃你想干什么?”

“想和你聊天,想和你交朋友,像现代男女一样。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不可能。”

“那好,那我就自己争取机会。从今天开始,我要像现代人一样,我要追你。”

“你……”

“不要说了,我不怕。我要和他竞争到底。”

刘晃说完重新发动车子,开往医院的方向。

...

崇左市民政医院怎么样
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在线医生
昆明癫痫病治好费用
温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