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黑铁战纪 第九章 铁寒的杀意

2019-10-12 20:06: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铁战纪 第九章 铁寒的杀意

“该死的铁寒,竟敢如此嚣张,真是气死我了!”陈墨看着铁寒离去时候的狂态,恨得咬牙切齿,转身过来,对萧铜道,“千夫长大人,难道就这么放走铁寒么?他给您带来这么大的难堪,决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死囚军。”

“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萧铜压下心头的愤怒,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铁寒一定要死,不过不是现在。他现在还受到军神殿的保护,现在对他动手,那是自寻死路。”

“那怎么办?难道还真等他离开死囚军不成?若是等他离开了,我们根本没办法派人去追杀他。”陈墨有些焦躁,他实在等不急要杀掉铁寒,以宣泄这些年来被铁寒欺压自己的仇怨。

“我就是要等他离开死囚军。”萧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住冷笑着,“虽然我们都不能离开死囚军一步,但是我却有办法弄死他。他离开卫城之日,便是他的死期。”

说罢,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萧铜身上汹涌席卷而出,一时间强者之态尽显无疑。

“哈哈哈!铁寒啊,铁寒。我已经迫不及待地看到你的人头被我踩在脚下的那一刻了。”陈墨当然知道萧铜话中的意思,此刻他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中却在阴狠大笑,快意不已。

铁寒离开中军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死囚军,他还得等军神殿的确认军功,拿到赦免令之后,才能离开

此前,铁寒早已完成了万魔斩的军功目标,不过由于五年时间未到,所以不得不等待最后的几天时间。

但是就是这最后的等待,差点让他阴沟里翻船。他在追杀一个魔人过程中,被魔人一枪洞穿了心脏死去。

如果不是出现死而复活这等无比诡异的事情,现在铁寒早就成为神魔葬渊底下一具尸骸了。

“铁寒队长,那是铁寒队长啊!他还活着!”铁寒走到自己营地的时候,有熟悉铁寒的死囚突然兴奋叫喊起来。

“什么?铁寒队长活着回来了?”一时间群集响应,许多死囚从各个营地冒了出来。

这里原是第一死囚营第二部曲第一队的驻地,铁寒曾作为第一队的队长,对这里自然无比熟悉。

“铁寒队长!”十几个人一下子围了上来,一个个显得异常激动。

“黑牛、大狼、小高、残脚你们都还在,大家都还活着,实在太好了!”铁寒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也十分激动。

这些死囚都是铁寒第一队的队员,他们共同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之战,早就成为了同生共死的兄弟,所以铁寒一看到他们自然无比亲切。

“哈哈哈!铁寒队长回来了,我们又能一起上阵杀妖魔了。”在场的死囚都兴高采烈。

一番叙旧之后,铁寒打量了一下八九个再熟悉不过的生死兄弟,然后对身边的一个年轻死囚疑惑问道:“小高,怎么就你们这些人,其他兄弟呢?还有,我们第一队不是应该去守卫城门的吗?”

“现在就只剩下我们这些兄弟了,其他兄弟不是战死,就是被分到另外的大营或小队中去了。”小高一脸的沉重,说道,“至于我们这些人,则是被留在营地,当伙夫。”

“快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铁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突然想起城门之下听到王厉所说的那一番话,沉声问道,“是不是陈墨那混蛋在搞鬼?”

“队长,看来你已经大概知道了个中的内情了。”小高的双眼变得通红起来,咬牙说道,“自从你失踪五天之后,百夫长就宣布了你的死讯,然后任命陈墨接掌我们第一队。陈墨成为我们第一队的队长后,就开始排除异己,将不服从他命令的兄弟,不是派出去肃清残存的妖魔,就是调往别的大营或小队。”

小高说着,言语哽咽起来,几乎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悲伤和愤怒。

好一会儿之后,小高继续道:“本来大战结束之后,我们还剩下四十一个兄弟。但是经过陈墨的打击报复,我们有十几个兄弟惨死在那些残存的妖魔手上,另外的兄弟则是被调走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

“陈墨!你真该死!”铁寒心中的怒气一下子爆开了,怒吼道,“害死我这么多兄弟,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尝。”

“我恨哪!早知如此,我早该杀了那混蛋才是。”铁寒一脸的懊悔和愤怒。

陈墨曾经是一个打家劫舍的飞贼,四处烧杀掳掠,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犯下累累血案,最后被缉拿归案。

本来他是要被斩首示众的,但是按照惯例,凡是拥有黑铁战士修为的死囚,无一例外都要被送往边荒战场的死囚军中服役。

于是陈墨便被投入死囚军中,刚开始他被安排进入铁寒所在的队伍之中,但是此人贪生怕死,逃命功夫一流,所以每每都能从与妖魔的大战中活下来。

在一次战斗过程中,因为陈墨的贪生怕死,连累了第一队上一任的队长,导致其惨死在妖魔手下。于是他便被愤怒的铁寒打得半死不活,踢出了第一队。

从此,陈墨便彻底恨上了铁寒,不时挑拨一些刚进入死囚营的高手挑战铁寒,想要借此除掉铁寒。

不过,铁寒为人冷酷铁血,战力惊人,属于同阶中难逢敌手的高手。所以任何挑战他的人无一例外都被他打残打废。

偶然之下,铁寒知道了其中的内情,于是从此陈墨一次又一次被铁寒打杀。如此两人的仇怨越结越大,已经到了定要将对方杀掉的地步。

不过,由于铁寒之前忌惮于死囚军的规定,一心想要完成万魔斩的目标,所以一直不敢惹是生非,将陈墨除掉。

但是,哪里想得到,正是铁寒的一时心软,致使养虎为患。让陈墨这个狠毒的小人得势,给自己的生死兄弟带了这么大的伤害。

恨哪!铁寒心中恨意难休。看着眼前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生死兄弟,心中更是悲愤不已。

曾经的第一队可谓是死囚军响当当的王牌战队,每一个人几乎都能以一当十,战斗力强悍。每次大战几乎都冲锋最前,杀掉的妖魔最多,然而伤亡却是最少。

几年时间下来,在铁寒的带领下,使得第一战队凶名在外,让人闻风丧胆。

可是就是这么一支战队,居然被人硬生生拆分,弄得队员非死即离。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是铁寒自己一直从未放在心上的死对头――陈墨。

“兄弟们!是我铁寒对不起你们。”铁寒有些悲伤难过,死死地怀抱住几个生死兄弟,恨声发誓道,“这笔血债,我一定为大家讨回来。血债必须以血来还。我一定要宰了陈墨,为大家报仇雪恨。”

“队长!”众人听了既感动又难过。

“陈墨,你害死我的兄弟,犹如斩断我的手足。如此深仇大恨,必须杀你以告慰我兄弟在天之灵。”铁寒心中发狠,“哪怕因为杀你而触犯死囚军的军规,让我多年的努力功归一篑。”

此时,铁寒已经铁了心要杀掉陈墨。此人不死,心中块垒难以舒展,因此自然谈不上踏上强者之路。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陈墨成为我铁寒踏上强者之路的第一个踏脚石吧!”

此刻,铁寒心中的杀意暴涨到了极致,大有一种冲破云霄的气势。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不是马上寻找陈墨报仇雪恨,而是尽快恢复起一身修为,提升实力。

铁寒没有鲁莽冲动,因为这样做非但无济于事,反而会送上自己的性命,死在陈墨手上。

因为以铁寒目前的实力程度,根本不足以和拥有黑铁战士九重天的陈墨相抗衡。

强脏境巅峰,一头巨象之力,只相当于黑铁战士九重天的十分之一。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根本不是战力增幅所能弥补的。

强脏境之后便是换血境。这个过程对于铁寒来说简直轻而易举。要是他有心突破,早在面对千夫长萧铜的气势强力压制之时,便一举突破了。

但是,铁寒压制住了那一股突破的冲动,他深知实力晋升过快的弊端。

不过,事与愿违。面对着生死兄弟被害死的惨痛事实,让他彻底暴怒了。

突破,唯有突破到更高的层次,拥有更强大的实力,才能将死敌斩杀。

这一刻,铁寒的愤怒和杀意压过了理智和冷静,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在咆哮,仿佛在对自己的心声,作出最强烈的响应。

郴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廊坊治疗阴道炎医院
湖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郴州整形美容
廊坊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