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仙序纪 第十四章 荒域异变

2020-01-13 20:21: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序纪 第十四章 荒域异变

大莽山风雨飘摇,无论是蛰伏的大兽,还是各大部族之间,都弥漫了一种低沉而压抑的气息。

一些小的部族,甚至在这次变故中悄然消亡,仅仅只是一头远古的王兽发狂,巨蹄所过,片瓦不留,一个具有传承的部族就这般于岁月中逝去。

这种事情太寻常了,尤其在这蛮荒一样的荒域内,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上演。

所谓的上百部族,可以说这荒域中最强大的部族,他们的族名流传久远,寻常的大灾大难都难以让他们灭亡。

距离烎图族不远处的古庙中,纪易自然不知这大莽山发生的变故。

数日前,他将远古火精的精粹吞入腹中,整个人的身子瞬间发光,散发出可怕的热量,连庙中的青石地都被烘的滚烫。

远古火精,被道火淬炼后所留下来的精粹,这里面的能量太大,大的就算是轮血境圆满的修士都不敢像纪易这样直接生吞入腹。

纪易有准备,提前吞入曾在蛮牛头顶摘下的赤果,里面的生命精华浓郁,能够保持住他的肉身血气不会发生枯竭。

同时,他自身的周围都摆满了各色各样的药草,以石皮阻隔,防止吞入火精后,自身的体温将这些药草的精华给影响。

中字脉穴,七大脉穴连开,他意识沉浸在肉身中,不闻外物,专心致志地将火精精粹分割成七股,随后向七大脉穴冲击。

这过程十分痛苦,更是丝毫都差不了。

同时,一鼓作气,这两点必须要完成,逆脉开穴,时间越长,则风险越大,一旦赤果的生机抵不住肉身枯竭的速度,脉穴开辟失败不说,怕是自己的肉身都难以复原,甚至遭劫。

没有命字七穴,而开其他脉穴,这就是代价,因此这种方法根本没有人用过。

第一日的时候,他的中庭脉穴有开启的趋势,但被他生生压住,第二日的时候,中堂、中极、中元三大脉穴也一同散发光芒,即将大开。

第三日,中曲脉穴有了动静,第四日,中禾脉穴的大门松动、第五日,最后的中关一脉也被体内的力量撬动。

七大脉穴原本都有了松动,按常理来讲,纪易只要同时加力,瞬开七脉穴必定成功,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才对。

可当纪易调动体内火精精粹的力量去撞击七脉穴的大门之时,七门却齐齐闭阖。

中字七脉穴,不允许同时开辟!

这像是天地的一种规则,一种秩序,从来没有人可以不按顺序的去开辟,甚至是想同时辟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第六日,纪易沉下心来,七股力量被他控制住。

第七日,纪易拿起身边的银色匕首,向中字七脉穴的位置附近连刺三十五下。

七日夜晚,一道金色雷光划过苍穹,他所在的古庙庙顶忽然间炸裂,有道火燃起。

但庙中却是传来一声大笑,久久不止。

中字七脉穴同时开辟!

这种方式可行,但需要特殊的手段辅之,纪易用银匕刺激骨血,引动肉身最原始的本能,随后将精粹的七股力量封合,连带中字脉穴与其他诸脉的联系也被他生生切断。

因此,他体内割离出了一个封闭的区域,这个区域中又被分割成七大闭合的小区域,每一股力量对准各自的脉穴大门。

如此巧夺天工,毫厘之间的切分手段,这普天之下或许也只有纪少君一人能够做到。

“中字七脉开后,只要等我血肉经络复原,便能使用神通”纪易看了眼自身,不禁尴尬。

他沉醉在开辟脉穴,不知不觉将自己当成了研究对象,毫不留情的动刀,如今这番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血人。

好在除了那赤红色的果实外,他准备了许多药草以及丘海牛的血液,在开辟脉穴的过程中,身体自主的会将附近的药草取来,塞到口中,不断补充生机和能量。

经历了七日,他终于成功了,开创出一条自古都不曾有人走过的路。

“大山发生了什么事”

纪易抬头,看到的是黑色的雨,天空阴沉,狂风呼啸,甚至还见到一个体型像鱼的东西在狂风骤雨的天穹漂过。

“天变?”

纪易头皮发麻,站在庙中,往外面看去,看到的都是一些可怕的巨兽,慌不择路,差点就跑进古庙里。

若非此刻大庙被道火包裹,这些巨兽多半就这么将他给踩成肉泥了。

纪易心中一叹,这就是原始的莽荒之地吗?也忒吓人了点。

九大荒域不是没有人来探索过,可真正知晓荒域秘密的太少,昔年的绝强者来到这里,有的莫名其妙的死了,有的还疯了。

现在看来,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不说这莽山间隐藏的东西,就是这些巨兽,连神明来了都只有跑路的份。

所谓的神祭,应该挡不住它们,能挡住它们的,多半是古庙背后的真相。

“四面八臂神的雕像”

纪易回头看去,见到八臂神雕像的一瞬间,他浑身的汗毛倒竖,瞳孔放大,通体的肌骨冰冷,第一次失去往日的从容与冷静。

“四面变了,四情四面变成了一情!”

“还有八臂,第一臂中的矛哪来的血迹?第二臂中的长刀,刀身的石球少了两颗,第三臂的图怎么全部打开了?”

不仅仅如此,就是其他臂手中的神兵齐齐变换了方位,四面展露的是獠牙,怒目凶意,更可怕的是那矛上的血。

这不是纪易的血,也不是兽血,更不是古庙中的神明血。

“不是幻觉,但为何前后两次会变”纪易头皮发麻,想不明白。

古庙中除了他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这座石雕是死的,他刚来的时候检查过,不只是这石雕,就连庙的里里外外都被他认真的看过,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这座庙中开辟脉穴。

“见鬼了”

纪易深吸一口凉气,碎碎念叨。

“大荒域有点诡异,那些部族人说的真没错”

这庙十分玄乎,纪易心中发憷,想来以后还是少接触的为好。

静养几日后,纪易的伤势恢复过来,肌骨晶莹,白皙如玉,一些结痂的伤痕早已消失不见,皮表如初,看不出丝毫痕迹。

他肉身的基础本来就很好,就如同给生灵做研究一样,纪易将血肉肌骨间的纹理剖析,挖掘出秘密,不断制定适合自己的锤身法,经过十余年的打磨,成效颇为显著。

虽然比不上开启轮血境的修士,但较寻常凡人高了数截,而且一旦他跨入境界的行列,这种效果将不断放大。

中字七脉穴开辟后,在体内串成一线,像七颗星辰,彼此之间流动着特殊的力量。

纪易尝试动用力量,中字七脉穴对应的是智慧神通,他同时开辟,不知道所得到的神通有哪些。

毕竟这条路从来没有人走过,他是第一人,以前的假设都基于在他的推演,但这种推演不一定是对的,有时候会出现偏差。

哧!

一道白色光芒飞出,像一轮明月的月光,皎洁无暇,空濛而迷离,它照耀在一棵古树,从宽厚的树身间穿过,直到斜射入地,消失不见。

纪易仔细地盯着,从白光出现,留下一路的痕迹,以及最后的消失,他都不曾放过一丝一毫。

“我替妃儿开启的是一种绝世锋利的神光,号称曦灭,神光梭去,无物不可斩,位列三千界顶级神通之一”

根据开辟顺序,体质等其他原因,每一个人能掌握的第一神通大多能够窥探一二,这个结论他与萱妃儿当初就已成功验证,萱妃儿的曦灭神通就是两人一起推演的。

“不君圣地的那个疯女人,我若没有记错的话,她的第一神通是无妄净土,陆家的神武子是神道瞳”

纪易慢慢悠悠的过去,趁四周没有古兽的时候,走到那白光穿透的古树旁观察。

树身完好,没有丝毫损坏,就是内部也一样,仿若只是让这白光穿过去而已,如此简单。

可这让纪易困惑,自己可是七脉穴齐开,所衍生的第一神通,好歹有点用吧?可眼前这算个什么事?

烟台市牟平区中医医院
新汶矿业集团协庄煤矿医院
成都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宿迁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云南白斑病十佳医院
分享到: